head广告
广告

文章阅读

 

雲雨覆晴

 
 

发布日期: 2018-05-31

 
 

龍華大學,是龍朝三大學校之一,此校的科目涵蓋了藝、工、理等各個方面,是一所當之無愧的綜合性高深學府。

許磊是龍華大學的一位學生,與別的學生不同,他是通過與學校的一些關系才考上的。

在其他學生兢兢業業的學習時,許磊卻在那裏尋花問柳,滋事打架,是個遠近聞名的問題少年。

許磊有幸進入了龍華大學後不但沒有收斂,反而變本加厲了起來。與同樣的關系戶王翼、陳浩在龍華大學裏爲非作歹、胡作非爲,令許多人大爲不恥。

臨近四月,天漸回暖,學校趁此機會舉辦了一場釆春活動,地點定在了市外的蕩雲山。

中途大巴車發生了故障,學校爲了盡量不耽誤大家的時間,臨時租了許多小車輪流帶大家乘坐。

本來許磊想要和王翼陳浩坐一起,卻眼尖發現了一群美女的車子上有一個空位,許磊心中大喜,也不顧別人詫異與鄙視的目光,自顧自的跑上車坐了下來。

此車上其他四位都是龍華大學女生的楚翹,其中一位柳葉裁眉,肌膚如雪,烏黑的長發如同瀑布傾瀉而下,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風景,此女名爲柳黛煙,是名門望族的孩子,自小習藝修紅,是位當之無愧的富家千金。

另一位坐于柳黛煙旁邊的名爲習夢晴,與柳黛煙正好相反,是個家境貧困的困難戶,依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龍華大學,加上自身體態柔美,面如桃花,能言善道,常常成爲女人的勵志的典範。

而在許磊旁邊,坐著一位優雅沈穩的女性,一舉一動都透露著一股詩情畫意,仿佛離開了塵埃的仙女,美得令人生出敬意。她叫楊仙瑩,是龍華大學醫學部的學生,同時是古典學社長,對古韻了解頗深。是一位充滿詩意的女人。

最後剩下的一位名爲谷姗,疏影描眉、唇如梅花、肌膚軟玉、體態豐盈,雖然身份沒有前幾位顯赫,但容顔卻絲毫不遜于她們。

許磊看到幾位美女雙眼發直,像一隻饑渴的惡狼流著口水色眯眯的看著他們。

幾位美女雖然不爽惡心,但礙于同學的面子不好發作,再加上許磊的惡名遠揚,幾位女學生也不想多生是非,隻是希望趕快到達目的地好跟許磊說拜拜。畢竟和許磊一起多待一秒他們都認爲是種煎熬。

許磊自然讀懂了幾位女人眉間流露的厭惡之情,表面上和悅,心中卻暗罵:“一群騷蹄子,有什麽好得意的,等到了床上,看你們還敢不敢裝清高。”

就在這時,變故突發,司機因爲開車過急,竟在經過山道之時撞到護欄之上,霎時間,玻璃迸碎,前箱撕裂,汽車纏到了密集的樹藤上才幸免于難,沒有摔下懸崖。

但車上的人就沒有這麽幸運了,司機慘死,幾位學生奄奄一息,難以繼續維持自己的生命。

就在這危難關頭,一束光芒從懸崖下遠射而上罩住了汽車。幾位學生仿佛受到了天使的聖光祝福,原本流血的傷口慢慢的痊愈,被撕裂的肉體緩緩的開始恢複。他們好像身處于女神的懷抱,嘴角挂著笑意,昏昏沈沈的睡了過去。

當許磊醒來的時候是在醫院,但經曆了如此驚險的事情後讓許磊難以相信自己仍還活著,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臉蛋,又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痛徹心扉的真實感將楊磊的意識拉回了現實,許磊雖然不明白爲什麽自己在那種情況下還能活下來,但還是朝天豪氣大笑了幾聲,向神迹道謝。

這時一位白衣護士走入病房,瞧見了許磊大難不死後的興奮勁兒,甜美的一笑,說道:“恭喜啊先生,經曆了這麽危險的事情居然連個擦傷都沒有,你們幾個學生還真是命大啊,這麽好的運氣將來一定飛黃騰達的。“

許磊定睛看去,這護士笑靥如蓮,粉面水肌,一對淺淺微凹的酒窩甚是迷人,身上潔白的護士服不僅沒有掩蓋她的風姿綽約,反而襯托出了她身材的火辣曲線,胸前兩團無絨的白兔隨笑顫抖,看的許磊心中燥熱不堪。

許磊勉強鎮定下來,問道:”車其他的人都沒有事情嗎?“

”除了司機外,幾位學生都平安無事……放心吧,他們和你的清楚都差不多,明明現場這麽危險,卻連個碰傷都沒有,這可真是一個奇迹啊。“

”請問……護士姐姐該怎麽稱號哪?我昏迷的時候這麽照顧我,我也應該表示一下感謝。“許磊按捺住心中的欲火,偷偷的打量著護士的身體曲線。

”討厭啦,不用這麽鄭重,這是我的工作啦,照顧你是應該的,不需要這麽上綱上線的謝我啦。名字嘛……我叫李雨桐,很平常的名字嘛……“護士見許磊要感謝自己,害羞的擺了擺手。

”雨桐小姐,既然您不需要什麽大的謝禮,您有空的話要不要讓我請您一頓飯,也算讓我好好的表達一下謝意。“

李雨桐見許磊態度誠懇,以爲他是真的想要感謝一下自己,也不好拂了他的好意。羞答答的回道:”好啊,不過不需要太貴的地方,隨便請一下就行了,我平常時間緊,要不就周天中午吧。“

許磊興奮的回答道:”好的,雨桐小姐,到時候我一定會好好的感謝您。“

柳黛煙自從得到了瑤姬的傳承後便不眠不休的練了起來,十分刻苦。

經過了時間的洗禮,現在的柳黛煙更加的貌美,好像瑤池的仙子,美得不像凡塵女子。

這就是仙瑤天舞功法的奇效,不僅能讓自己肌白如雪,而且身材更加的凹凸別緻,現在的柳黛煙不是凡女可以比擬的。

柳黛煙舉著精緻玲珑的鏡子,望著自己的畫眉鳳眼,癡癡的笑著。

多虧了這份傳承,讓自己變成了最美的女人。

習夢晴看到柳黛煙自戀的樣子,羨慕的說道:“恭喜你啊,小煙。竟然獲得了這麽好的功法,我就倒黴了,傳承了一個沒什麽用的心法。”

柳黛煙盡管心裏興奮的不得了,表面上還是裝作冷靜,一本正經的與夢晴說道:“好妹妹,不要這麽灰心嘛,可能隻是你的心法功能還沒開發完全,放心吧,像妹妹你這樣的金子肯定會有發光的那一天。”

習夢晴嫣然一笑,說道:“那就謝謝姐姐安慰了。”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柳黛煙拿出手機,貼耳聆聽道:“哦,叔叔啊,好久不見了,什麽?宴會?好好,我馬上就趕過去,等我哦!”

柳黛煙向習夢晴說了一聲道歉,便換成一身珠光寶氣後匆匆離去。

習夢晴微笑著目送柳黛煙離開後,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習夢晴非常清楚的明白,她與柳黛煙是兩個世界的人。

無論是家世還是人際關系,柳黛煙永遠是生活在上流社會的人,她每天接觸的都是各種國家王子和商業大亨的兒子之類的。

而自己呐?好不容易考上了龍華大學,發現自己距離柳黛煙的差距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縮小。

習夢晴並不是沒人追求,家境貧寒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心儀的大學,再加上自己不錯的容貌身邊也有不少追求者,但大多數都是抱著玩玩心態的人,一個沒權沒勢的爛女人,玩了就玩了,她能把自己怎麽樣?

正是因爲習夢晴看透了這點,所以才深深地嫉妒著柳黛煙。

當他們五人得到上古傳承的時候,習夢晴是非常興奮的,因爲她以爲可以憑借力量可以和柳黛煙平分秋色。          但是她錯了,柳黛煙輕易獲得了可以增加貌的功法,而自己哪?卻依舊是那個活在柳黛煙陰影之下的女人。

“你想要超過柳黛煙嗎?”

一個陰冷詭異的聲音在習夢情的耳畔響起。

夢晴警覺的四周探望,卻沒有發現任何人的存在。

“只要你想,我能夠幫助你永遠的勝過柳黛煙。 ”

“你是誰?不要裝神弄鬼,出來!”

習夢晴身體湧出一絲惡寒,目光不斷的掃視著周圍,甚至開始翻箱倒櫃,現在的她隻想把這個聲音的主人給除掉。

一隻被雲霧缭繞的長手在夢晴身後輕輕的拍了一下夢晴的肩膀。夢晴回頭,卻發現空無一物,唯有桌台上的一面明鏡照映著夢晴憔悴的臉龐。

習夢晴蹑手蹑腳的靠近鏡子,在鏡子中發現了自己的身後跟隨著一位詭異的人。

濃濃的紫色煙霧缭繞著一位身穿黑色的禮服的人,頭上戴著一副笑臉的白色面具,頭戴一頂黑色魔術帽,雙手胸有成竹的抱在胸前,慘白的手上五個手指細長無比,好像被火烤彎的竹竿,黑色的指甲長長的鑲嵌著在手指上,無論怎麽看都是一個詭異無比的人,不,它……真的是人嗎?

更令習夢晴恐懼的是它的腳並沒有踩在地上而是懸浮在空中,濃濃的深紫色煙霧爲這個詭異的家夥增添一份神秘的面紗。

習夢晴強壓住內心的恐懼,問道:“你是誰?爲什麽跟著我?”

黑色禮服的面具人手指微動,傳出一陣陰沈的聲音“我就是你,吾名爲夢魇。”

隨著面具人身邊的紫色煙霧不斷的擴張,漸漸的將夢晴纏住,夢晴想要掙脫,卻驚駭的發現自己完全無法離開這堆紫色煙霧。

“你到底想做什麽?”夢晴害怕的說道,聲音微微顫抖起來。

夢魇無言,僅是伸手將顫抖的夢晴抱入懷中,任憑紫色煙霧吞噬了他們。

在醫院的這段時間裏,許磊的腦中湧入一段陌生的記憶,探查之後發現是一本功法秘籍《太清兩儀氣》,練此功法者可操縱陰陽兩氣,陽氣可乘龍化雨、滋潤生命,陰氣可枯草衰木、顔色減容,是上古五大奇人之一的南湘子的不傳秘籍。

許磊大喜,沒想到出了一場車禍竟然會有這樣一場奇遇。他隨即想到既然自己有所奇遇,那其他的四位會不會也有所得?不然只有自己幸運許磊可不太相信,因爲他的運氣一向一般。

在這幾天裏許磊並沒有閑著,而是在不斷的嘗試練習此功法,雖然僅是剛剛練習幾天,許磊便感受到了自己身輕如燕,拳勁倍增。

經過了幾天的檢查之後,醫院已經確定許磊的身體確實完全正常,便放了許自由。

許磊來到學校,見了自己的兩位損友,兩人見許磊無事大喜,祝賀道:“老大,居然這樣你都死不了,你真他媽的命大!”

許磊嘿嘿一笑:“我要是死了,誰他娘的帶你們去草女人?”

一番寒暄之後許磊了解到其他四位美女也是今天剛剛才才出院。便匆匆離開前去找他們確認功法的事情。

盡管許磊四處尋找,仍沒有找到其他四人的蹤迹,就連他們的班級裏也沒有。許磊犯愁的思考,想到了自己練習的功法,隨即嘗試了起來。隻見許磊雙腿半曲,揮舞粗狂的雙手在丹田處揉捏旋轉,一股熱氣暖流湧入許磊的身體。許磊發覺自己的感官變得更爲敏銳,隻見他雙目微閉,氣沈穴海,開始感知塵世的一草一木。

充滿綠意的風兒掠過他的耳畔,卷帶著幾片初嫩的綠芽。枝頭的小鳥叽叽喳喳的展示著甜美的歌喉,感受著春意的懵動。

然而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許磊所尋找的,周圍的嘈雜聲反而令許磊的心境平緩了下來,跟隨著萬物的呼吸聲,許磊終于感受到了校園的天台上有著不同尋常的氣息,那澎湃的能量與自己的功夫別無二緻。

就在許磊沈思的時候,一個俏皮的手指輕輕的戳了一下許磊的後背,惹得許磊打了個寒戰,回頭一看,正是當初一起出車禍的其中一人習夢晴。

只見她雙手背在身後,含笑吟吟的看著自己,笑嘻嘻的說道:”怎麽了大流氓?我們幾個都在學校的天台呐,就差你了,一起過去討論一下吧!“

許磊邪惡的笑了笑,說道:”怎麽,你還特地過來接我了?“

習夢晴嬌媚的吐了吐舌頭,用輕巧的手指摩擦著許磊的肩膀,將臉湊到許磊的面前,魅惑的說道:”當然了,許磊先生,我可是很中意你的。“

饒是許磊見多識廣,也被這習夢晴的魅惑給撩窕住了。許磊隻覺身下一熱,一股邪火竄入自己的下體,原本軟趴趴的根莖挺直了腰闆,猙獰的朝向習夢晴。

”小騷貨,就這麽想嘗嘗我的本事嗎?“許磊伸出了罪惡的右手,摸向了夢晴的雙乳,卻被夢晴輕松轉身躲開,如煙的秀髮飄逸在空中,說道:”不要這麽急嘛,等在天台上討論完正事,人家就讓你爽一把。“

許磊冷笑了一聲,他完全不相信這種女人,雖然不明白她爲什麽來找自己,但絕對沒安什麽好心。

跟著習夢晴來到了天台,見到了其他的幾位美女,笑呵呵的說道:”幾位,我們又見面了,這次在下就鬥膽加入各位的談話了。“

四人雖然厭惡許磊,但考慮到事情的非同一般,便強忍厭惡同意了他的加入。

習夢晴見場面冷清,率先發言道:“車禍的事情大家想必都已經非常清楚了,雖然不明白爲什麽我們都無傷,但結果顯而易見,我們每人獲得了一部絕世的功法,人家我獲得的是五大奇人夢姑的傳承,《幻夢心經》,貌似能窺夢。”

柳黛煙冷冷的瞪了許磊一眼,似乎對許磊的形象十分不滿,見夢晴說完後接話道:“我獲得的是五大奇人中的瑤姬傳承《仙瑤天舞》,能飛天舞歌。”

谷姗微笑的說道:“到我了嗎?我獲得的是五大奇人中的逍遙散人傳承《岐黃秘術》……其實這本書全是記載的都是些稀奇古怪的功法,很難說是做什麽的,就當是個功法的介紹吧……”谷姗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楊仙瑩見他們都陸續的介紹了自己獲得的傳承,思忖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我獲得的是五大奇人中藥靈仙子的傳承《百草本源經》,能煉制草藥配方。”

許磊見其他四人對傳承的解說都有所隱瞞模糊,也毫不客氣的淫笑說道:“美人們,我的傳承是《太清兩儀氣》,能強身健體,想要按摩的可以私下來找我,來者不拒。”

柳黛煙難以忍受許磊的猥瑣,幹脆直接拉住習夢晴的小手,說道:“反正我們和其他的幾位都不太熟,沒必要和他們聊太多,既然都明白個大概了就行了,走吧。”

習夢晴是柳黛煙的室友,一向對她百依百從,便對大家陪笑說:“抱歉啊,那我們先走了,你們慢聊,有什麽事情可以來找我呦!”說完便和黛煙牽手離開了這裏。

楊仙瑩見狀也懶得和別人聊,畢竟她和別人都不太熟,和習夢晴柳黛煙的關系也僅僅停留在曾在一個車上做過而已,隻有自己是醫學系的,與他們扯不上半點的關系。再加上他們也壓根沒想過好好的聊天,既然有人走了,自己也走有何不可?反正其他人的功法幹自己何事?隻要做好自己就行了。想到這裏楊仙瑩也自顧自的離開,沒有與其他人有半點的言語。

谷姗見大家都走了,不由頭疼的扶額,雖然他們彼此都不太熟悉,但好歹也有了共同的秘密,沒想到其他幾位都對此毫不在乎,根本沒把這件事當回重事,自己本來還特地不眠不休地調查了一下那個蕩雲山,準備和大家好好的討論下,沒想到居然都這麽走了!

想到自己通宵的努力都化爲了一廂情願,氣得谷姗直剁小腳。爲了完全了解事情的真相,谷姗特地去了蕩雲山圖書館查閱了蕩雲山的曆史,又嫌不夠便調查了蕩雲山的各種古籍,在谷姗的來回奔波下終于了解了五大奇人的存在。

明明自己花了將近一個星期的時間沒日沒夜的調查,每天勞累奔波,其他人卻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說走就走,那自己的調查還有何意義?想到這裏谷姗的眼眶被淚水模糊了視野,眼角不由滴下幾滴委屈的淚水。由于前幾日沒日沒夜的操勞加上如今的委屈悲傷,谷姗像一個喝醉的女人一樣身體開始晃蕩了起來,極度的刺激令她閉眼昏了過去。

看著即將倒下的谷姗,許磊趁機將谷姗那嬌弱的身軀抱入懷中,用淫欲的眼神掃視著谷姗的嬌軀。

因爲過度的操勞,谷姗臉色蒼白,憔悴的臉龐在倒下的如今顯得楚楚可憐,許磊伸手撫摸著谷姗那蒼白的臉龐,指尖的順滑觸感好像摸一件光滑的瓷器,令人愛不釋手。

見谷姗沒有動靜,許磊惡膽叢生,對準谷姗那薄薄的櫻桃小嘴便吻了過去,那炙熱的觸感挑逗著許磊的神經,勾引著許磊心底的欲火。

許磊撬開谷姗的貝齒,將自己的肥舌探入谷姗的口中,將自己的欲望狠狠的發洩在谷姗的口中。

谷姗雖然昏迷,但口中激烈的攪動令她在睡夢中呢喃起來,蒼白的霜頰上恢複了一點溫熱的潮紅。

許磊見谷姗睡的深沈,嘿嘿的笑著,雙手開始不安分的探入谷姗的衣領內,直到摸住一對高聳的乳房,伸手抓去,令許磊驚訝的是自己的手掌竟然不能完全的將谷姗的雙乳握住,盡管從外表上看,谷姗的胸部並不算小。但令許磊沒有想到的是谷姗的胸部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大,仿佛一對有彈性的氣球,觸感光滑柔順,不過緊緊一握,許磊的手掌便在谷姗的胸上留下了幾道淡淡的紅痕。

”果然這小妞的皮膚很嫩啊,嘿嘿,看來老子今天揀到寶了。”

這麽一位大胸美女若是平常定會不屑的望著自己,但如今還是昏倒在自己的懷中,世事的無常令人不勝唏噓。

許磊在谷姗嘴中的攪拌並未停止,她的小嘴好像有著一股魔力,每當許磊的舌頭深入,便會像舔了一塊蜜糖,誘人的芳香湧入許磊的嘴中,好像沈浸在了溫軟的蠶被中,柔順絲滑的快感滲入了許磊的每一寸肌膚,令許磊燥熱的心思噴湧出來。

谷姗潮紅的臉蛋愈發的紅潤,好像蘸了一些丹紅的朱砂。許磊獸性的粗烈喘息吹動了谷姗的繡眉眼睫,長長的秀發被隨意的甩在地上拖動,沾惹了地闆上的零土塵埃。

許磊發現谷姗的身體竟然如此有魅力,一但自己開始玩弄,居然就停不下來,那光滑似錦的肌膚如水般稚嫩,好像從來沒有曬過陽光,慢慢的從脖頸滑向乳頭,沒有一點磕磕碰碰。

淡淡的紫色霧霭在天台周圍聚集,順著陣陣涼風吹聚在許磊的谷姗的旁邊。那紫霧慢慢的滲入兩人的鼻腔,勾起了人心底那最爲原始的獸性,慢慢的喚醒了身體的那隻野獸。

許磊將注意全部放在了谷姗的玉體上,自然不會注意到周遭的不同,任由那紫霧慢慢的濃郁。

許磊的雙手在谷姗的玉體上不停的遊走滑過,不斷刺激著谷姗敏感的地帶,就連在睡夢中沈寂的谷姗也好像感受到了刺激,迷迷糊糊的嬌咛一聲,好像蜜蜂的嗡嗡聲一樣弱小模糊。

許磊戀戀不舍的松開谷姗軟綿綿的小嘴,回味似的舔了一口嘴角,拱著身子趴在的谷姗的乳峰,將頭埋入谷姗溫軟的胸部,猛吸一口氣,女子的稚香被吸入鼻中,像是蓋上了一張塗了蜂蜜厚厚的軟被,馥郁的香氣黏在了自己的鼻中難以散去。

天台的監欄經曆了滄桑的歲月溶出了暗紅的鏽色,大量的塵灰揭示著天台的寂寞。而谷姗散亂的頭發粘在上面用那青春的氣息刮開了象征歲月的塵灰,給了歲月的蒼老一點稚春的安慰。

爲了更加的理解欣賞谷姗的美,她的衣襟早已被許磊淩亂的撕扯開來,毫不在意的隨便抛擲在地上,谷姗出院新換的裙子並沒有因爲它的年輕得到半分的憐惜。對于許磊來說,所謂的新衣服隻要撕碎就是一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抹布,女人更是如此。

許磊毫無阻攔的趴在谷姗的胸口,貼附在谷姗稚嫩的軀體上讴歌著青春的新綠軟紅。而他的手指則順勢向谷姗的下身遊走,滑過蝴蝶一樣的肚臍,順過美麗的弧線,直到那神秘的黑色深林才堪堪停手。

谷姗仍在甜美的睡著,多日的辛勞讓她疲憊不堪,幾天繃緊的神經如今終于松懈了下來,嘴角挂著一絲甜美的微笑,她已經認真的做到了最好,現在的她隻想要好好的犒勞給自己一個長長的休息。

她夢到了自己還是一位落地的娃娃,依賴的撲在父親的懷中,父親溫柔抱住自己,細心的褪下自己的衣物,小心翼翼的捧著自己來到澡盆,仔細的清洗著自己的身體。

父親的動作是那麽的溫柔熟練,一邊哼著小曲一邊滑過自己如水的肌膚,看到自己可愛乖巧的模樣,還忍不住的親了自己一口,這是世間最爲純淨的感情,是整個世界上最值得信賴的人物。

許磊見谷姗睡的甜美,便大膽的含住谷姗的乳頭,潮濕的口水與谷姗的乳尖相溶,將谷姗的乳尖清洗的更爲美麗。黃汙的牙齒肆意的在谷姗的玉乳上留下一排排殷紅的牙印。

許磊像一個年幼的小孩,努力的在谷姗的乳峰上吸吮,那富有彈性的玉峰每次都令許磊的舌頭倍感溫存。她的肉體好像乳制的奶酪,舌頭一舔便軟了下去,用力吸吮就滑溜溜的吞到嘴邊,緊緊的彈性將谷姗的肌膚瞬間彈回,留下略微紅腫的一小團肉肌。

谷姗沈浸于甜美的夢中,自己的父親小心的捧起一掌水,溫柔的擦拭著谷姗的身體,谷姗調皮的時候,父親便會在谷姗稚嫩的肌膚上輕輕一彈,警告她要聽話。

谷姗的嘴中呢喃這模糊的話,若是細聽便會聽到“咿咿呀呀”的兒語,被許磊摸到動情處還會撲騰幾下,用那布滿紅霞的臉蛋輕聲道:“爸爸,不要嘛。”

許磊看到谷姗宛如孩童般稚嫩可愛的樣子心中征服的欲火越燒越旺,毫不憐惜的用那粗曠的手指在谷姗精美的陰戶中自由的馳騁,像一匹脫缰的野馬肆意的奔跑。

谷姗聽到了父親的嫌棄,“小姗,要定期的清理一下下體,不然會滋生病菌的啊!”谷姗爬到父親的身上,扶住腳部對著信賴的父親露出了自己尚未發育的陰戶,“爸爸,就請您幫我洗一下吧。”

谷姗的父親看著谷姗大膽的模樣,微笑著彈了一下谷姗的臀部,說道:“小姗真是個小懶蟲啊。”說完便用雙手輕輕的剝開谷姗的兩瓣花唇,將手指蘸了蘸水,探入其中小心的摩擦起來。

“咿呀!”   陰戶因摩擦産生的刺激令谷姗的四肢酥軟了下來,但她依舊堅挺的雙臂支撐著地闆,努力的保持著羞恥的動作,將自己的陰戶完美的對著父親,方便清洗,這是身爲乖乖的女兒應做的事情。

許磊肆意但開采著谷姗的身體,觸發者她敏感的神經,感受到了自己欲火的旺盛,見時機已到,許磊將雙手從谷姗的下體抽出,騰出空手來解開了自己的褲子,漏出了一隻準備發洩欲望的巨蟒。

巨蟒猙獰的盯著谷姗下體的那朵盛開的花朵,蘊藏著欲火似乎要徹底焚毀這朵尚未開發的蜜穴。

許磊輕輕的剝開谷姗的花唇,將自己的粗長肉棒小心翼翼的深入其中,盡管如此,陰壁的的強行擴張帶來的撕裂疼痛還是令谷姗皺緊了眉頭。

父親溫柔的安慰谷姗道:“乖,小姗,你是最棒的,忍忍就過去了,你會發現這是非常快樂的一件事,爲了你快樂的將來,這點短暫的疼痛是必須要忍受的。”

谷姗眼中父親的形象漸漸的模糊扭曲,周圍的環境因爲自己收到了強烈的刺激竟然坍塌了起來。自己的身體猛然下墜,陷入了無盡的黑色深淵……

“父親?父親!”

谷姗的眼中滾動著無數的淚珠,無助的哭喊著尋找自己的父親。

“父親不要離開姗姗啊,我很乖的,您讓我做什麽都行啊!”

隨著下體撕裂的疼痛,谷姗的意識被拉回了現實,谷姗睜開那紅腫的眼睛,看到了在自己的身體裏肆意開掘馳騁的男人。   在一片模糊之中,那個男人竟然越看越像自己的父親,谷姗在痛苦之中死死的抱緊許磊,哭的梨花帶雨的喊道:“父親,不要抛棄我 ,我什麽都應你的。我會忍這痛苦的!”   許磊驚愕的看著谷姗,不明白她抽了哪門子的瘋,本來谷姗醒來嚇裏自己一跳,發現她緊緊的抓住自己求操,隻當是她賤,下體的野獸瘋狂的在谷姗體內沖撞,刺破了那嫩紅的鮮蕊,毫無憐惜的在谷姗的陰道裏抽插回轉。

她的下體流出了朱紅的血液,但谷姗咬牙堅持,死死的扣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影響許磊對自己的摧殘。

只見谷姗溫柔的吻在許磊的臉龐,癡癡的說道:“父親,姗姗什麽痛苦都會忍住,千萬不要離開我啊!”

兇猛的野獸在谷姗的身體裏肆意的發洩著自己的欲望,巨棒與谷姗陰道的劇烈摩擦令兩人高潮疊起,直到蜜穴流出的透明液體,許磊夜應著谷姗將乳白色的精液毫無保留的留在了谷姗的體內。

“哦~好爽。”

許磊滿意的將肉棒抽出,拍了拍谷姗的誘人臀部,宣告著這次瘋狂運動的終結。        谷姗的玉體一絲不挂著躺在地上,陰戶向外流著白濁的液體,面露微笑看著許磊,說道:“父親,姗姗忍住了疼痛哦,您一定不要離開我。”

許磊以爲她被自己操的神志不清了,眼珠子咕噜路的轉了幾圈,邪惡的說道:“姗姗,以後不要叫我父親了。”

谷姗爬到許磊的腳邊,擡頭凝淚看著許磊說:“父親,您不能不要我啊,您讓姗姗做什麽都行啊!”

“雖然你不能叫我父親了,可以叫我主人啊!從今天起,你就叫我主人吧,我就叫你姗奴了,如果同意的話我就永遠的待在你的身旁。”

“好的,父……主人,隻要不離開我……姗奴什麽都可以。”

“那從今以後,我什麽時候叫你無論你在做什麽都要聽我的,我讓你挨操你就得乖乖過來挨操,姗奴明白了嗎?”

“姗奴明白了,主人。”谷姗趴在許磊的面前,討好似的搖了搖自己的翹臀。

許磊大笑了一聲,自己本就是想操一個女人,沒想到有意外收獲,自己竟然多了一個任人蹂躏的奴隸。

谷姗穿上被許磊撕破的衣服,雖然四周到處裂開,卻勉勉強強的能夠雙手遮住。“主人,那姗奴就先離開了,如果有事隨時來通知姗奴。”

許磊揮了揮手,他今天的心情非常的暢快。

谷姗雙手支撐著撕破的衣服,一瘸一拐的離開了。

許磊站在天台,遙望著整個學院,想起了還有三位女人國色天香,下體不由的漲了起來,到時候把四個婊子都都聚到一起挨個操,一定是件非常舒暢的事情。    一個俏皮的身影坐在天台的另一邊輕蔑的笑了一聲,天台的紫霧環繞在她的周圍愈發的濃郁。    “沒想到這東西對谷姗那丫頭這麽有效果,隨便一個夢都能擊潰她的心裏防線,真是太~不中用了!”    她看到許磊離開了天台,捧腹大笑的自言自語道:“果然這個男人比我想象的還要棒,居然敢久這麽襲擊女人,如果再稍微的調教一下這種腦子裏隻有欲望的家夥成爲一匹野獸問題不大啊!”    俏皮的身影伸腰站起,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塵土,陽光傾灑在她的身上,露出了一個笑容明麗的女人,正是剛才跟著柳黛煙一起離開的習夢晴。             …………

豪雲是整個A市最爲著名的KTV之一,在三樓的包廂裏許磊與他的兩個兄弟喝著小酒唱著小歌好不快活。

旁邊侍奉著一位美麗的女人,隻不過是她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全部脫下,全身赤裸的站在旁邊。

他就是谷姗,如今的她早已被許磊控制,不敢有一丁點反抗許磊的念頭。脖子上栓著的狗帶提醒著她的身份。

陳浩笑嘻嘻的說道:“老大,真有你的啊,一出手就直接把這種美女給手了。”

許磊狂笑了幾聲,“跟著我,早晚能把全校的美女都收入囊中,這婊子不過是第一個。姗奴,我說的對不對啊?”

谷姗的嬌軀微微顫抖,隨即說道:“對,主人說的對。”

許磊突發奇想,抓住栓谷姗的繩子猛然一拉,就將谷姗拉了過來,對著兩位朋友說道:“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王翼拍手說道:“好啊,大哥要玩什麽?”

許磊盯著谷姗壞笑了一聲,“當然是比誰能夠讓這個小騷貨叫出聲來。”

“主人,我唱一些流行歌曲還是可以的。”

“那好,我們就玩個遊戲,姗奴負責唱歌,我們負責搗亂,我們誰能夠讓這小騷貨浪叫出聲誰就贏了如何?”

“全憑主人吩咐。”    “那如果你輸了哪?”

“……我的身體都是主人,沒什麽好輸的了。”

“哦?原來姗奴覺悟這麽高啊,既然如此,如果你輸了我就讓你去學校賣淫!”許磊玩味的看著谷姗,他非常的想看谷姗獲得希望後再墜入絕望的表情。

谷姗銀牙暗咬,說道:“明白了,主人。”

遊戲開始,谷姗拿起話筒準備唱歌,許磊扯了扯繩子,“姗奴,讓你站著唱了嗎?給我躺在沙發上唱!”

谷姗無奈,隻好聽命。隨著歌聲的響起,谷姗放聲唱了起來,希望趕緊結束這場看不到盡頭的噩夢。

許磊三人走到谷姗面前,開始對谷姗的身體上下其手。

王翼率先用手掌抓住谷姗的胸部,令他驚喜的是自己的手掌竟然無法把谷姗這對白嫩的大胸給完全握住。具有彈性的觸感令王翼愛不釋手,雙手在谷姗的胸部不斷的摩擦。

谷姗的雙腿內側並攏在一起,企圖拉回自己的注意力,但胸部的蹂躏刺激著她敏感的身體,惹得谷姗香汗淋漓,左手死死的抓緊了床單。即使如此,口中的歌聲也開始顫抖了起來。

“唔……呃……嗚啊……”王翼那娴熟的手法令谷姗的胸部發熱,敏感的地帶不斷的刺激著谷姗,開始漸漸的升溫紅潤。白皙的臉蛋上升騰起一股紅色的光暈。

谷姗光滑的雙腿扭動摩擦了起來,盡管她努力的放緩歌唱的速度,中間已經間斷了不止一次,但三人早已經對此毫不在意,對他們來說唱歌不過是個調情的嗜頭。

許磊與猴急的王翼不同,先是溫柔的將谷姗的雙腿分開,伸出紅潤潮濕的舌頭對準谷姗下體的黑森林舔舐了起來,好像一個小孩在品味著一個甘甜的果實,是那麽的細心與輕柔。

又像一個品酒的飲者,擁有著自己的哲學,伸舌享受著深林中的一泓酒泉,那酒泉中包含著少女的青澀與純真,混合著清晨朝露的純淨透明,令人回憶起了往日的青蔥歲月。

谷姗在許磊的舔舐下潮紅的美龐下感受到了仙人的快感,下體的刺激令敏感的肉體開始放縱了起來,心中的純淨開始慢慢的轉化爲了偷吃禁果的快感。

這一刻,谷姗的身體不是屬于自己的,而是這三個在自己的身體上爲所欲爲的男人,他們在自己的身體上發洩的肉欲令自己欲罷不能。

陳浩當然在一旁也沒閑著,看見了其他兩人分別占了谷姗的下穴與胸部,自己隻好強占了谷姗的櫻桃小嘴。

一個混雜著口臭的大嘴死死的吻住谷姗的小嘴,舌頭在谷姗的嘴裏不停的肆虐攪動,像一個饑渴的野獸享受著嬌貴的公主的香舌酥吻。

在三人的齊心攻勢下,谷姗心靈的防線早已轟然崩塌,纖細的腰肢水蛇般的扭動,雙手纏住男人的身體,享受著男人們在自己身上的開墾。

見前戲依然奏效,三人馬上開始了下一輪的攻勢。分別掏出了自己的肉棒,鐵骨铮铮的環繞著谷姗。

許磊露出了一個玩味的笑容,說道:“姗奴 想要這個嗎?”

早已情迷意亂的谷姗早已失去了人性, 現在的她隻會饑渴的尋求著快感。急迫的說道:“姗奴想要,姗奴想要,請主人們快點插入姗奴的身體吧!”

王翼嘲笑的說道:“那賭約怎麽辦?你已經輸的徹底了哦!”

“姗奴的一切都是主人的,主人要姗奴做什麽姗奴都會照辦的!”谷姗的聲音中帶著焦急與迫切,現在的她隻想要無上的快感,哪裏還管的上什麽賭約?

三人壞笑了一聲,明白谷姗調教的差不多了,先將谷姗的身體扶起,便將肉棒對著谷姗的三個洞穴分別插了進去。

“呃……啊…啊!…”

隨著谷姗的一聲鳴叫,谷姗下體的小穴流出了白色的汁液,身體的快感則達到了頂峰。三人在谷姗體內的劇烈抽動將谷姗頂的嬌喘連連,雪白的軀體被粗暴的運動惹的香汗淋漓。

“唔,唔,唔”

股間的抽動令谷姗的身體欲仙欲死,仿佛進入了人間的極樂,身體的快感令自己的靈魂升華到了新的世界。

隨著白濁精液的流出,這一場盛大的宴會菜宣告結束。

谷姗玉體橫陳的躺在沙發上,身上沾滿了乳白色的液體,嘴裏喘著粗氣,仿佛回味這剛才的快感與刺激。

谷姗的衣衫雜亂的扔在了地上,幾個黑色的腳印毫無憐惜的踩在上面。原本潔淨的衣衫早已被踩的髒漬斑斑,就像現在的谷姗,早已成爲了別人的玩物。

……

許磊三人離開KTV後便分別離去,許磊回到自己的家後洗了個澡,便躲在自己的房間裏練起了太清兩儀氣。

只見許磊盤腿坐下,口中奇特的呼吸綿綿不絕,身體的經脈中出現一道黃橙色的暖流,不斷的滋養著許磊的髒腑與血管,經過了與谷姗的兩次雲雨,許磊明顯的感受到自己的陽氣得到了滋潤,不再如同以前那樣橫沖直撞,而是靈活的在自己身體裏流動。

現在的許磊進入了冥想的狀態,靜心感受著身體的微小變化,享受著內力在體內的引導,在自己的引導下,黃橙色的陽氣有序的流過每一個穴位,每流過一次便會在穴位留下一點小小的旋轉,這就是傳說中的氣竅,待到許磊發力時氣竅的能量便會爆發出來,威力駭人。

“咚咚咚,咚咚咚。”

就在許磊盤膝靜坐的時候,房間的門被敲響了起來,打破了許磊的靜修。許磊開始收功,緩緩吐了一口濁氣,睜開了雙眼,一道精芒射出。

門外的人見沒人答應,便直接推門而入,許磊望去,是一位年齡與許磊相仿的女孩。這就是許磊的妹妹許歡,現在的她穿著單薄的衣服不滿的對許磊抱怨:“哥哥,你是不是又沒好好的學習啊?母親好不容易把你送到了這麽好的大學你怎麽還這麽放蕩?”

許磊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一臉讪笑的把這事給忽悠了過去,隨即躺在了床上,想到了還有幾個傳承者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心中不禁雀躍了起來,閉上眼睛,靜靜的等候著明天的到來。

龍華大學,是龍朝三大學校之一,此校的科目涵蓋了藝、工、理等各個方面,是一所當之無愧的綜合性高深學府。

許磊是龍華大學的一位學生,與別的學生不同,他是通過與學校的一些關系才考上的。

在其他學生兢兢業業的學習時,許磊卻在那裏尋花問柳,滋事打架,是個遠近聞名的問題少年。

許磊有幸進入了龍華大學後不但沒有收斂,反而變本加厲了起來。與同樣的關系戶王翼、陳浩在龍華大學裏爲非作歹、胡作非爲,令許多人大爲不恥。

臨近四月,天漸回暖,學校趁此機會舉辦了一場釆春活動,地點定在了市外的蕩雲山。

中途大巴車發生了故障,學校爲了盡量不耽誤大家的時間,臨時租了許多小車輪流帶大家乘坐。

本來許磊想要和王翼陳浩坐一起,卻眼尖發現了一群美女的車子上有一個空位,許磊心中大喜,也不顧別人詫異與鄙視的目光,自顧自的跑上車坐了下來。

此車上其他四位都是龍華大學女生的楚翹,其中一位柳葉裁眉,肌膚如雪,烏黑的長發如同瀑布傾瀉而下,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風景,此女名爲柳黛煙,是名門望族的孩子,自小習藝修紅,是位當之無愧的富家千金。

另一位坐于柳黛煙旁邊的名爲習夢晴,與柳黛煙正好相反,是個家境貧困的困難戶,依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龍華大學,加上自身體態柔美,面如桃花,能言善道,常常成爲女人的勵志的典範。

而在許磊旁邊,坐著一位優雅沈穩的女性,一舉一動都透露著一股詩情畫意,仿佛離開了塵埃的仙女,美得令人生出敬意。她叫楊仙瑩,是龍華大學醫學部的學生,同時是古典學社長,對古韻了解頗深。是一位充滿詩意的女人。

最後剩下的一位名爲谷姗,疏影描眉、唇如梅花、肌膚軟玉、體態豐盈,雖然身份沒有前幾位顯赫,但容顔卻絲毫不遜于她們。

許磊看到幾位美女雙眼發直,像一隻饑渴的惡狼流著口水色眯眯的看著他們。

幾位美女雖然不爽惡心,但礙于同學的面子不好發作,再加上許磊的惡名遠揚,幾位女學生也不想多生是非,隻是希望趕快到達目的地好跟許磊說拜拜。畢竟和許磊一起多待一秒他們都認爲是種煎熬。

許磊自然讀懂了幾位女人眉間流露的厭惡之情,表面上和悅,心中卻暗罵:“一群騷蹄子,有什麽好得意的,等到了床上,看你們還敢不敢裝清高。”

就在這時,變故突發,司機因爲開車過急,竟在經過山道之時撞到護欄之上,霎時間,玻璃迸碎,前箱撕裂,汽車纏到了密集的樹藤上才幸免于難,沒有摔下懸崖。

但車上的人就沒有這麽幸運了,司機慘死,幾位學生奄奄一息,難以繼續維持自己的生命。

就在這危難關頭,一束光芒從懸崖下遠射而上罩住了汽車。幾位學生仿佛受到了天使的聖光祝福,原本流血的傷口慢慢的痊愈,被撕裂的肉體緩緩的開始恢複。他們好像身處于女神的懷抱,嘴角挂著笑意,昏昏沈沈的睡了過去。

當許磊醒來的時候是在醫院,但經曆了如此驚險的事情後讓許磊難以相信自己仍還活著,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臉蛋,又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的掐了一下,痛徹心扉的真實感將楊磊的意識拉回了現實,許磊雖然不明白爲什麽自己在那種情況下還能活下來,但還是朝天豪氣大笑了幾聲,向神迹道謝。

這時一位白衣護士走入病房,瞧見了許磊大難不死後的興奮勁兒,甜美的一笑,說道:“恭喜啊先生,經曆了這麽危險的事情居然連個擦傷都沒有,你們幾個學生還真是命大啊,這麽好的運氣將來一定飛黃騰達的。“

許磊定睛看去,這護士笑靥如蓮,粉面水肌,一對淺淺微凹的酒窩甚是迷人,身上潔白的護士服不僅沒有掩蓋她的風姿綽約,反而襯托出了她身材的火辣曲線,胸前兩團無絨的白兔隨笑顫抖,看的許磊心中燥熱不堪。

許磊勉強鎮定下來,問道:”車其他的人都沒有事情嗎?“

”除了司機外,幾位學生都平安無事……放心吧,他們和你的清楚都差不多,明明現場這麽危險,卻連個碰傷都沒有,這可真是一個奇迹啊。“

”請問……護士姐姐該怎麽稱號哪?我昏迷的時候這麽照顧我,我也應該表示一下感謝。“許磊按捺住心中的欲火,偷偷的打量著護士的身體曲線。

”討厭啦,不用這麽鄭重,這是我的工作啦,照顧你是應該的,不需要這麽上綱上線的謝我啦。名字嘛……我叫李雨桐,很平常的名字嘛……“護士見許磊要感謝自己,害羞的擺了擺手。

”雨桐小姐,既然您不需要什麽大的謝禮,您有空的話要不要讓我請您一頓飯,也算讓我好好的表達一下謝意。“

李雨桐見許磊態度誠懇,以爲他是真的想要感謝一下自己,也不好拂了他的好意。羞答答的回道:”好啊,不過不需要太貴的地方,隨便請一下就行了,我平常時間緊,要不就周天中午吧。“

許磊興奮的回答道:”好的,雨桐小姐,到時候我一定會好好的感謝您。“

柳黛煙自從得到了瑤姬的傳承後便不眠不休的練了起來,十分刻苦。

經過了時間的洗禮,現在的柳黛煙更加的貌美,好像瑤池的仙子,美得不像凡塵女子。

這就是仙瑤天舞功法的奇效,不僅能讓自己肌白如雪,而且身材更加的凹凸別緻,現在的柳黛煙不是凡女可以比擬的。

柳黛煙舉著精緻玲珑的鏡子,望著自己的畫眉鳳眼,癡癡的笑著。

多虧了這份傳承,讓自己變成了最美的女人。

習夢晴看到柳黛煙自戀的樣子,羨慕的說道:“恭喜你啊,小煙。竟然獲得了這麽好的功法,我就倒黴了,傳承了一個沒什麽用的心法。”

柳黛煙盡管心裏興奮的不得了,表面上還是裝作冷靜,一本正經的與夢晴說道:“好妹妹,不要這麽灰心嘛,可能隻是你的心法功能還沒開發完全,放心吧,像妹妹你這樣的金子肯定會有發光的那一天。”

習夢晴嫣然一笑,說道:“那就謝謝姐姐安慰了。”

一陣手機鈴聲響起,柳黛煙拿出手機,貼耳聆聽道:“哦,叔叔啊,好久不見了,什麽?宴會?好好,我馬上就趕過去,等我哦!”

柳黛煙向習夢晴說了一聲道歉,便換成一身珠光寶氣後匆匆離去。

習夢晴微笑著目送柳黛煙離開後,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習夢晴非常清楚的明白,她與柳黛煙是兩個世界的人。

無論是家世還是人際關系,柳黛煙永遠是生活在上流社會的人,她每天接觸的都是各種國家王子和商業大亨的兒子之類的。

而自己呐?好不容易考上了龍華大學,發現自己距離柳黛煙的差距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縮小。

習夢晴並不是沒人追求,家境貧寒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心儀的大學,再加上自己不錯的容貌身邊也有不少追求者,但大多數都是抱著玩玩心態的人,一個沒權沒勢的爛女人,玩了就玩了,她能把自己怎麽樣?

正是因爲習夢晴看透了這點,所以才深深地嫉妒著柳黛煙。

當他們五人得到上古傳承的時候,習夢晴是非常興奮的,因爲她以爲可以憑借力量可以和柳黛煙平分秋色。          但是她錯了,柳黛煙輕易獲得了可以增加貌的功法,而自己哪?卻依舊是那個活在柳黛煙陰影之下的女人。

“你想要超過柳黛煙嗎?”

一個陰冷詭異的聲音在習夢情的耳畔響起。

夢晴警覺的四周探望,卻沒有發現任何人的存在。

“只要你想,我能夠幫助你永遠的勝過柳黛煙。 ”

“你是誰?不要裝神弄鬼,出來!”

習夢晴身體湧出一絲惡寒,目光不斷的掃視著周圍,甚至開始翻箱倒櫃,現在的她隻想把這個聲音的主人給除掉。

一隻被雲霧缭繞的長手在夢晴身後輕輕的拍了一下夢晴的肩膀。夢晴回頭,卻發現空無一物,唯有桌台上的一面明鏡照映著夢晴憔悴的臉龐。

習夢晴蹑手蹑腳的靠近鏡子,在鏡子中發現了自己的身後跟隨著一位詭異的人。

濃濃的紫色煙霧缭繞著一位身穿黑色的禮服的人,頭上戴著一副笑臉的白色面具,頭戴一頂黑色魔術帽,雙手胸有成竹的抱在胸前,慘白的手上五個手指細長無比,好像被火烤彎的竹竿,黑色的指甲長長的鑲嵌著在手指上,無論怎麽看都是一個詭異無比的人,不,它……真的是人嗎?

更令習夢晴恐懼的是它的腳並沒有踩在地上而是懸浮在空中,濃濃的深紫色煙霧爲這個詭異的家夥增添一份神秘的面紗。

習夢晴強壓住內心的恐懼,問道:“你是誰?爲什麽跟著我?”

黑色禮服的面具人手指微動,傳出一陣陰沈的聲音“我就是你,吾名爲夢魇。”

隨著面具人身邊的紫色煙霧不斷的擴張,漸漸的將夢晴纏住,夢晴想要掙脫,卻驚駭的發現自己完全無法離開這堆紫色煙霧。

“你到底想做什麽?”夢晴害怕的說道,聲音微微顫抖起來。

夢魇無言,僅是伸手將顫抖的夢晴抱入懷中,任憑紫色煙霧吞噬了他們。

在醫院的這段時間裏,許磊的腦中湧入一段陌生的記憶,探查之後發現是一本功法秘籍《太清兩儀氣》,練此功法者可操縱陰陽兩氣,陽氣可乘龍化雨、滋潤生命,陰氣可枯草衰木、顔色減容,是上古五大奇人之一的南湘子的不傳秘籍。

許磊大喜,沒想到出了一場車禍竟然會有這樣一場奇遇。他隨即想到既然自己有所奇遇,那其他的四位會不會也有所得?不然只有自己幸運許磊可不太相信,因爲他的運氣一向一般。

在這幾天裏許磊並沒有閑著,而是在不斷的嘗試練習此功法,雖然僅是剛剛練習幾天,許磊便感受到了自己身輕如燕,拳勁倍增。

經過了幾天的檢查之後,醫院已經確定許磊的身體確實完全正常,便放了許自由。

許磊來到學校,見了自己的兩位損友,兩人見許磊無事大喜,祝賀道:“老大,居然這樣你都死不了,你真他媽的命大!”

許磊嘿嘿一笑:“我要是死了,誰他娘的帶你們去草女人?”

一番寒暄之後許磊了解到其他四位美女也是今天剛剛才才出院。便匆匆離開前去找他們確認功法的事情。

盡管許磊四處尋找,仍沒有找到其他四人的蹤迹,就連他們的班級裏也沒有。許磊犯愁的思考,想到了自己練習的功法,隨即嘗試了起來。隻見許磊雙腿半曲,揮舞粗狂的雙手在丹田處揉捏旋轉,一股熱氣暖流湧入許磊的身體。許磊發覺自己的感官變得更爲敏銳,隻見他雙目微閉,氣沈穴海,開始感知塵世的一草一木。

充滿綠意的風兒掠過他的耳畔,卷帶著幾片初嫩的綠芽。枝頭的小鳥叽叽喳喳的展示著甜美的歌喉,感受著春意的懵動。

然而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許磊所尋找的,周圍的嘈雜聲反而令許磊的心境平緩了下來,跟隨著萬物的呼吸聲,許磊終于感受到了校園的天台上有著不同尋常的氣息,那澎湃的能量與自己的功夫別無二緻。

就在許磊沈思的時候,一個俏皮的手指輕輕的戳了一下許磊的後背,惹得許磊打了個寒戰,回頭一看,正是當初一起出車禍的其中一人習夢晴。

只見她雙手背在身後,含笑吟吟的看著自己,笑嘻嘻的說道:”怎麽了大流氓?我們幾個都在學校的天台呐,就差你了,一起過去討論一下吧!“

許磊邪惡的笑了笑,說道:”怎麽,你還特地過來接我了?“

習夢晴嬌媚的吐了吐舌頭,用輕巧的手指摩擦著許磊的肩膀,將臉湊到許磊的面前,魅惑的說道:”當然了,許磊先生,我可是很中意你的。“

饒是許磊見多識廣,也被這習夢晴的魅惑給撩窕住了。許磊隻覺身下一熱,一股邪火竄入自己的下體,原本軟趴趴的根莖挺直了腰闆,猙獰的朝向習夢晴。

”小騷貨,就這麽想嘗嘗我的本事嗎?“許磊伸出了罪惡的右手,摸向了夢晴的雙乳,卻被夢晴輕松轉身躲開,如煙的秀髮飄逸在空中,說道:”不要這麽急嘛,等在天台上討論完正事,人家就讓你爽一把。“

許磊冷笑了一聲,他完全不相信這種女人,雖然不明白她爲什麽來找自己,但絕對沒安什麽好心。

跟著習夢晴來到了天台,見到了其他的幾位美女,笑呵呵的說道:”幾位,我們又見面了,這次在下就鬥膽加入各位的談話了。“

四人雖然厭惡許磊,但考慮到事情的非同一般,便強忍厭惡同意了他的加入。

習夢晴見場面冷清,率先發言道:“車禍的事情大家想必都已經非常清楚了,雖然不明白爲什麽我們都無傷,但結果顯而易見,我們每人獲得了一部絕世的功法,人家我獲得的是五大奇人夢姑的傳承,《幻夢心經》,貌似能窺夢。”

柳黛煙冷冷的瞪了許磊一眼,似乎對許磊的形象十分不滿,見夢晴說完後接話道:“我獲得的是五大奇人中的瑤姬傳承《仙瑤天舞》,能飛天舞歌。”

谷姗微笑的說道:“到我了嗎?我獲得的是五大奇人中的逍遙散人傳承《岐黃秘術》……其實這本書全是記載的都是些稀奇古怪的功法,很難說是做什麽的,就當是個功法的介紹吧……”谷姗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楊仙瑩見他們都陸續的介紹了自己獲得的傳承,思忖了一下還是說了出來,“我獲得的是五大奇人中藥靈仙子的傳承《百草本源經》,能煉制草藥配方。”

許磊見其他四人對傳承的解說都有所隱瞞模糊,也毫不客氣的淫笑說道:“美人們,我的傳承是《太清兩儀氣》,能強身健體,想要按摩的可以私下來找我,來者不拒。”

柳黛煙難以忍受許磊的猥瑣,幹脆直接拉住習夢晴的小手,說道:“反正我們和其他的幾位都不太熟,沒必要和他們聊太多,既然都明白個大概了就行了,走吧。”

習夢晴是柳黛煙的室友,一向對她百依百從,便對大家陪笑說:“抱歉啊,那我們先走了,你們慢聊,有什麽事情可以來找我呦!”說完便和黛煙牽手離開了這裏。

楊仙瑩見狀也懶得和別人聊,畢竟她和別人都不太熟,和習夢晴柳黛煙的關系也僅僅停留在曾在一個車上做過而已,隻有自己是醫學系的,與他們扯不上半點的關系。再加上他們也壓根沒想過好好的聊天,既然有人走了,自己也走有何不可?反正其他人的功法幹自己何事?隻要做好自己就行了。想到這裏楊仙瑩也自顧自的離開,沒有與其他人有半點的言語。

谷姗見大家都走了,不由頭疼的扶額,雖然他們彼此都不太熟悉,但好歹也有了共同的秘密,沒想到其他幾位都對此毫不在乎,根本沒把這件事當回重事,自己本來還特地不眠不休地調查了一下那個蕩雲山,準備和大家好好的討論下,沒想到居然都這麽走了!

想到自己通宵的努力都化爲了一廂情願,氣得谷姗直剁小腳。爲了完全了解事情的真相,谷姗特地去了蕩雲山圖書館查閱了蕩雲山的曆史,又嫌不夠便調查了蕩雲山的各種古籍,在谷姗的來回奔波下終于了解了五大奇人的存在。

明明自己花了將近一個星期的時間沒日沒夜的調查,每天勞累奔波,其他人卻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說走就走,那自己的調查還有何意義?想到這裏谷姗的眼眶被淚水模糊了視野,眼角不由滴下幾滴委屈的淚水。由于前幾日沒日沒夜的操勞加上如今的委屈悲傷,谷姗像一個喝醉的女人一樣身體開始晃蕩了起來,極度的刺激令她閉眼昏了過去。

看著即將倒下的谷姗,許磊趁機將谷姗那嬌弱的身軀抱入懷中,用淫欲的眼神掃視著谷姗的嬌軀。

因爲過度的操勞,谷姗臉色蒼白,憔悴的臉龐在倒下的如今顯得楚楚可憐,許磊伸手撫摸著谷姗那蒼白的臉龐,指尖的順滑觸感好像摸一件光滑的瓷器,令人愛不釋手。

見谷姗沒有動靜,許磊惡膽叢生,對準谷姗那薄薄的櫻桃小嘴便吻了過去,那炙熱的觸感挑逗著許磊的神經,勾引著許磊心底的欲火。

許磊撬開谷姗的貝齒,將自己的肥舌探入谷姗的口中,將自己的欲望狠狠的發洩在谷姗的口中。

谷姗雖然昏迷,但口中激烈的攪動令她在睡夢中呢喃起來,蒼白的霜頰上恢複了一點溫熱的潮紅。

許磊見谷姗睡的深沈,嘿嘿的笑著,雙手開始不安分的探入谷姗的衣領內,直到摸住一對高聳的乳房,伸手抓去,令許磊驚訝的是自己的手掌竟然不能完全的將谷姗的雙乳握住,盡管從外表上看,谷姗的胸部並不算小。但令許磊沒有想到的是谷姗的胸部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大,仿佛一對有彈性的氣球,觸感光滑柔順,不過緊緊一握,許磊的手掌便在谷姗的胸上留下了幾道淡淡的紅痕。

”果然這小妞的皮膚很嫩啊,嘿嘿,看來老子今天揀到寶了。”

這麽一位大胸美女若是平常定會不屑的望著自己,但如今還是昏倒在自己的懷中,世事的無常令人不勝唏噓。

許磊在谷姗嘴中的攪拌並未停止,她的小嘴好像有著一股魔力,每當許磊的舌頭深入,便會像舔了一塊蜜糖,誘人的芳香湧入許磊的嘴中,好像沈浸在了溫軟的蠶被中,柔順絲滑的快感滲入了許磊的每一寸肌膚,令許磊燥熱的心思噴湧出來。

谷姗潮紅的臉蛋愈發的紅潤,好像蘸了一些丹紅的朱砂。許磊獸性的粗烈喘息吹動了谷姗的繡眉眼睫,長長的秀發被隨意的甩在地上拖動,沾惹了地闆上的零土塵埃。

許磊發現谷姗的身體竟然如此有魅力,一但自己開始玩弄,居然就停不下來,那光滑似錦的肌膚如水般稚嫩,好像從來沒有曬過陽光,慢慢的從脖頸滑向乳頭,沒有一點磕磕碰碰。

淡淡的紫色霧霭在天台周圍聚集,順著陣陣涼風吹聚在許磊的谷姗的旁邊。那紫霧慢慢的滲入兩人的鼻腔,勾起了人心底那最爲原始的獸性,慢慢的喚醒了身體的那隻野獸。

許磊將注意全部放在了谷姗的玉體上,自然不會注意到周遭的不同,任由那紫霧慢慢的濃郁。

許磊的雙手在谷姗的玉體上不停的遊走滑過,不斷刺激著谷姗敏感的地帶,就連在睡夢中沈寂的谷姗也好像感受到了刺激,迷迷糊糊的嬌咛一聲,好像蜜蜂的嗡嗡聲一樣弱小模糊。

許磊戀戀不舍的松開谷姗軟綿綿的小嘴,回味似的舔了一口嘴角,拱著身子趴在的谷姗的乳峰,將頭埋入谷姗溫軟的胸部,猛吸一口氣,女子的稚香被吸入鼻中,像是蓋上了一張塗了蜂蜜厚厚的軟被,馥郁的香氣黏在了自己的鼻中難以散去。

天台的監欄經曆了滄桑的歲月溶出了暗紅的鏽色,大量的塵灰揭示著天台的寂寞。而谷姗散亂的頭發粘在上面用那青春的氣息刮開了象征歲月的塵灰,給了歲月的蒼老一點稚春的安慰。

爲了更加的理解欣賞谷姗的美,她的衣襟早已被許磊淩亂的撕扯開來,毫不在意的隨便抛擲在地上,谷姗出院新換的裙子並沒有因爲它的年輕得到半分的憐惜。對于許磊來說,所謂的新衣服隻要撕碎就是一塊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抹布,女人更是如此。

許磊毫無阻攔的趴在谷姗的胸口,貼附在谷姗稚嫩的軀體上讴歌著青春的新綠軟紅。而他的手指則順勢向谷姗的下身遊走,滑過蝴蝶一樣的肚臍,順過美麗的弧線,直到那神秘的黑色深林才堪堪停手。

谷姗仍在甜美的睡著,多日的辛勞讓她疲憊不堪,幾天繃緊的神經如今終于松懈了下來,嘴角挂著一絲甜美的微笑,她已經認真的做到了最好,現在的她隻想要好好的犒勞給自己一個長長的休息。

她夢到了自己還是一位落地的娃娃,依賴的撲在父親的懷中,父親溫柔抱住自己,細心的褪下自己的衣物,小心翼翼的捧著自己來到澡盆,仔細的清洗著自己的身體。

父親的動作是那麽的溫柔熟練,一邊哼著小曲一邊滑過自己如水的肌膚,看到自己可愛乖巧的模樣,還忍不住的親了自己一口,這是世間最爲純淨的感情,是整個世界上最值得信賴的人物。

許磊見谷姗睡的甜美,便大膽的含住谷姗的乳頭,潮濕的口水與谷姗的乳尖相溶,將谷姗的乳尖清洗的更爲美麗。黃汙的牙齒肆意的在谷姗的玉乳上留下一排排殷紅的牙印。

許磊像一個年幼的小孩,努力的在谷姗的乳峰上吸吮,那富有彈性的玉峰每次都令許磊的舌頭倍感溫存。她的肉體好像乳制的奶酪,舌頭一舔便軟了下去,用力吸吮就滑溜溜的吞到嘴邊,緊緊的彈性將谷姗的肌膚瞬間彈回,留下略微紅腫的一小團肉肌。

谷姗沈浸于甜美的夢中,自己的父親小心的捧起一掌水,溫柔的擦拭著谷姗的身體,谷姗調皮的時候,父親便會在谷姗稚嫩的肌膚上輕輕一彈,警告她要聽話。

谷姗的嘴中呢喃這模糊的話,若是細聽便會聽到“咿咿呀呀”的兒語,被許磊摸到動情處還會撲騰幾下,用那布滿紅霞的臉蛋輕聲道:“爸爸,不要嘛。”

許磊看到谷姗宛如孩童般稚嫩可愛的樣子心中征服的欲火越燒越旺,毫不憐惜的用那粗曠的手指在谷姗精美的陰戶中自由的馳騁,像一匹脫缰的野馬肆意的奔跑。

谷姗聽到了父親的嫌棄,“小姗,要定期的清理一下下體,不然會滋生病菌的啊!”谷姗爬到父親的身上,扶住腳部對著信賴的父親露出了自己尚未發育的陰戶,“爸爸,就請您幫我洗一下吧。”

谷姗的父親看著谷姗大膽的模樣,微笑著彈了一下谷姗的臀部,說道:“小姗真是個小懶蟲啊。”說完便用雙手輕輕的剝開谷姗的兩瓣花唇,將手指蘸了蘸水,探入其中小心的摩擦起來。

“咿呀!”   陰戶因摩擦産生的刺激令谷姗的四肢酥軟了下來,但她依舊堅挺的雙臂支撐著地闆,努力的保持著羞恥的動作,將自己的陰戶完美的對著父親,方便清洗,這是身爲乖乖的女兒應做的事情。

許磊肆意但開采著谷姗的身體,觸發者她敏感的神經,感受到了自己欲火的旺盛,見時機已到,許磊將雙手從谷姗的下體抽出,騰出空手來解開了自己的褲子,漏出了一隻準備發洩欲望的巨蟒。

巨蟒猙獰的盯著谷姗下體的那朵盛開的花朵,蘊藏著欲火似乎要徹底焚毀這朵尚未開發的蜜穴。

許磊輕輕的剝開谷姗的花唇,將自己的粗長肉棒小心翼翼的深入其中,盡管如此,陰壁的的強行擴張帶來的撕裂疼痛還是令谷姗皺緊了眉頭。

父親溫柔的安慰谷姗道:“乖,小姗,你是最棒的,忍忍就過去了,你會發現這是非常快樂的一件事,爲了你快樂的將來,這點短暫的疼痛是必須要忍受的。”

谷姗眼中父親的形象漸漸的模糊扭曲,周圍的環境因爲自己收到了強烈的刺激竟然坍塌了起來。自己的身體猛然下墜,陷入了無盡的黑色深淵……

“父親?父親!”

谷姗的眼中滾動著無數的淚珠,無助的哭喊著尋找自己的父親。

“父親不要離開姗姗啊,我很乖的,您讓我做什麽都行啊!”

隨著下體撕裂的疼痛,谷姗的意識被拉回了現實,谷姗睜開那紅腫的眼睛,看到了在自己的身體裏肆意開掘馳騁的男人。   在一片模糊之中,那個男人竟然越看越像自己的父親,谷姗在痛苦之中死死的抱緊許磊,哭的梨花帶雨的喊道:“父親,不要抛棄我 ,我什麽都應你的。我會忍這痛苦的!”   許磊驚愕的看著谷姗,不明白她抽了哪門子的瘋,本來谷姗醒來嚇裏自己一跳,發現她緊緊的抓住自己求操,隻當是她賤,下體的野獸瘋狂的在谷姗體內沖撞,刺破了那嫩紅的鮮蕊,毫無憐惜的在谷姗的陰道裏抽插回轉。

她的下體流出了朱紅的血液,但谷姗咬牙堅持,死死的扣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影響許磊對自己的摧殘。

只見谷姗溫柔的吻在許磊的臉龐,癡癡的說道:“父親,姗姗什麽痛苦都會忍住,千萬不要離開我啊!”

兇猛的野獸在谷姗的身體裏肆意的發洩著自己的欲望,巨棒與谷姗陰道的劇烈摩擦令兩人高潮疊起,直到蜜穴流出的透明液體,許磊夜應著谷姗將乳白色的精液毫無保留的留在了谷姗的體內。

“哦~好爽。”

許磊滿意的將肉棒抽出,拍了拍谷姗的誘人臀部,宣告著這次瘋狂運動的終結。        谷姗的玉體一絲不挂著躺在地上,陰戶向外流著白濁的液體,面露微笑看著許磊,說道:“父親,姗姗忍住了疼痛哦,您一定不要離開我。”

許磊以爲她被自己操的神志不清了,眼珠子咕噜路的轉了幾圈,邪惡的說道:“姗姗,以後不要叫我父親了。”

谷姗爬到許磊的腳邊,擡頭凝淚看著許磊說:“父親,您不能不要我啊,您讓姗姗做什麽都行啊!”

“雖然你不能叫我父親了,可以叫我主人啊!從今天起,你就叫我主人吧,我就叫你姗奴了,如果同意的話我就永遠的待在你的身旁。”

“好的,父……主人,隻要不離開我……姗奴什麽都可以。”

“那從今以後,我什麽時候叫你無論你在做什麽都要聽我的,我讓你挨操你就得乖乖過來挨操,姗奴明白了嗎?”

“姗奴明白了,主人。”谷姗趴在許磊的面前,討好似的搖了搖自己的翹臀。

許磊大笑了一聲,自己本就是想操一個女人,沒想到有意外收獲,自己竟然多了一個任人蹂躏的奴隸。

谷姗穿上被許磊撕破的衣服,雖然四周到處裂開,卻勉勉強強的能夠雙手遮住。“主人,那姗奴就先離開了,如果有事隨時來通知姗奴。”

許磊揮了揮手,他今天的心情非常的暢快。

谷姗雙手支撐著撕破的衣服,一瘸一拐的離開了。

許磊站在天台,遙望著整個學院,想起了還有三位女人國色天香,下體不由的漲了起來,到時候把四個婊子都都聚到一起挨個操,一定是件非常舒暢的事情。    一個俏皮的身影坐在天台的另一邊輕蔑的笑了一聲,天台的紫霧環繞在她的周圍愈發的濃郁。    “沒想到這東西對谷姗那丫頭這麽有效果,隨便一個夢都能擊潰她的心裏防線,真是太~不中用了!”    她看到許磊離開了天台,捧腹大笑的自言自語道:“果然這個男人比我想象的還要棒,居然敢久這麽襲擊女人,如果再稍微的調教一下這種腦子裏隻有欲望的家夥成爲一匹野獸問題不大啊!”    俏皮的身影伸腰站起,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塵土,陽光傾灑在她的身上,露出了一個笑容明麗的女人,正是剛才跟著柳黛煙一起離開的習夢晴。             …………

豪雲是整個A市最爲著名的KTV之一,在三樓的包廂裏許磊與他的兩個兄弟喝著小酒唱著小歌好不快活。

旁邊侍奉著一位美麗的女人,隻不過是她身上的衣服早已被全部脫下,全身赤裸的站在旁邊。

他就是谷姗,如今的她早已被許磊控制,不敢有一丁點反抗許磊的念頭。脖子上栓著的狗帶提醒著她的身份。

陳浩笑嘻嘻的說道:“老大,真有你的啊,一出手就直接把這種美女給手了。”

許磊狂笑了幾聲,“跟著我,早晚能把全校的美女都收入囊中,這婊子不過是第一個。姗奴,我說的對不對啊?”

谷姗的嬌軀微微顫抖,隨即說道:“對,主人說的對。”

許磊突發奇想,抓住栓谷姗的繩子猛然一拉,就將谷姗拉了過來,對著兩位朋友說道:“我們來玩個遊戲吧!”

王翼拍手說道:“好啊,大哥要玩什麽?”

許磊盯著谷姗壞笑了一聲,“當然是比誰能夠讓這個小騷貨叫出聲來。”

“主人,我唱一些流行歌曲還是可以的。”

“那好,我們就玩個遊戲,姗奴負責唱歌,我們負責搗亂,我們誰能夠讓這小騷貨浪叫出聲誰就贏了如何?”

“全憑主人吩咐。”    “那如果你輸了哪?”

“……我的身體都是主人,沒什麽好輸的了。”

“哦?原來姗奴覺悟這麽高啊,既然如此,如果你輸了我就讓你去學校賣淫!”許磊玩味的看著谷姗,他非常的想看谷姗獲得希望後再墜入絕望的表情。

谷姗銀牙暗咬,說道:“明白了,主人。”

遊戲開始,谷姗拿起話筒準備唱歌,許磊扯了扯繩子,“姗奴,讓你站著唱了嗎?給我躺在沙發上唱!”

谷姗無奈,隻好聽命。隨著歌聲的響起,谷姗放聲唱了起來,希望趕緊結束這場看不到盡頭的噩夢。

許磊三人走到谷姗面前,開始對谷姗的身體上下其手。

王翼率先用手掌抓住谷姗的胸部,令他驚喜的是自己的手掌竟然無法把谷姗這對白嫩的大胸給完全握住。具有彈性的觸感令王翼愛不釋手,雙手在谷姗的胸部不斷的摩擦。

谷姗的雙腿內側並攏在一起,企圖拉回自己的注意力,但胸部的蹂躏刺激著她敏感的身體,惹得谷姗香汗淋漓,左手死死的抓緊了床單。即使如此,口中的歌聲也開始顫抖了起來。

“唔……呃……嗚啊……”王翼那娴熟的手法令谷姗的胸部發熱,敏感的地帶不斷的刺激著谷姗,開始漸漸的升溫紅潤。白皙的臉蛋上升騰起一股紅色的光暈。

谷姗光滑的雙腿扭動摩擦了起來,盡管她努力的放緩歌唱的速度,中間已經間斷了不止一次,但三人早已經對此毫不在意,對他們來說唱歌不過是個調情的嗜頭。

許磊與猴急的王翼不同,先是溫柔的將谷姗的雙腿分開,伸出紅潤潮濕的舌頭對準谷姗下體的黑森林舔舐了起來,好像一個小孩在品味著一個甘甜的果實,是那麽的細心與輕柔。

又像一個品酒的飲者,擁有著自己的哲學,伸舌享受著深林中的一泓酒泉,那酒泉中包含著少女的青澀與純真,混合著清晨朝露的純淨透明,令人回憶起了往日的青蔥歲月。

谷姗在許磊的舔舐下潮紅的美龐下感受到了仙人的快感,下體的刺激令敏感的肉體開始放縱了起來,心中的純淨開始慢慢的轉化爲了偷吃禁果的快感。

這一刻,谷姗的身體不是屬于自己的,而是這三個在自己的身體上爲所欲爲的男人,他們在自己的身體上發洩的肉欲令自己欲罷不能。

陳浩當然在一旁也沒閑著,看見了其他兩人分別占了谷姗的下穴與胸部,自己隻好強占了谷姗的櫻桃小嘴。

一個混雜著口臭的大嘴死死的吻住谷姗的小嘴,舌頭在谷姗的嘴裏不停的肆虐攪動,像一個饑渴的野獸享受著嬌貴的公主的香舌酥吻。

在三人的齊心攻勢下,谷姗心靈的防線早已轟然崩塌,纖細的腰肢水蛇般的扭動,雙手纏住男人的身體,享受著男人們在自己身上的開墾。

見前戲依然奏效,三人馬上開始了下一輪的攻勢。分別掏出了自己的肉棒,鐵骨铮铮的環繞著谷姗。

許磊露出了一個玩味的笑容,說道:“姗奴 想要這個嗎?”

早已情迷意亂的谷姗早已失去了人性, 現在的她隻會饑渴的尋求著快感。急迫的說道:“姗奴想要,姗奴想要,請主人們快點插入姗奴的身體吧!”

王翼嘲笑的說道:“那賭約怎麽辦?你已經輸的徹底了哦!”

“姗奴的一切都是主人的,主人要姗奴做什麽姗奴都會照辦的!”谷姗的聲音中帶著焦急與迫切,現在的她隻想要無上的快感,哪裏還管的上什麽賭約?

三人壞笑了一聲,明白谷姗調教的差不多了,先將谷姗的身體扶起,便將肉棒對著谷姗的三個洞穴分別插了進去。

“呃……啊…啊!…”

隨著谷姗的一聲鳴叫,谷姗下體的小穴流出了白色的汁液,身體的快感則達到了頂峰。三人在谷姗體內的劇烈抽動將谷姗頂的嬌喘連連,雪白的軀體被粗暴的運動惹的香汗淋漓。

“唔,唔,唔”

股間的抽動令谷姗的身體欲仙欲死,仿佛進入了人間的極樂,身體的快感令自己的靈魂升華到了新的世界。

隨著白濁精液的流出,這一場盛大的宴會菜宣告結束。

谷姗玉體橫陳的躺在沙發上,身上沾滿了乳白色的液體,嘴裏喘著粗氣,仿佛回味這剛才的快感與刺激。

谷姗的衣衫雜亂的扔在了地上,幾個黑色的腳印毫無憐惜的踩在上面。原本潔淨的衣衫早已被踩的髒漬斑斑,就像現在的谷姗,早已成爲了別人的玩物。

……

許磊三人離開KTV後便分別離去,許磊回到自己的家後洗了個澡,便躲在自己的房間裏練起了太清兩儀氣。

只見許磊盤腿坐下,口中奇特的呼吸綿綿不絕,身體的經脈中出現一道黃橙色的暖流,不斷的滋養著許磊的髒腑與血管,經過了與谷姗的兩次雲雨,許磊明顯的感受到自己的陽氣得到了滋潤,不再如同以前那樣橫沖直撞,而是靈活的在自己身體裏流動。

現在的許磊進入了冥想的狀態,靜心感受著身體的微小變化,享受著內力在體內的引導,在自己的引導下,黃橙色的陽氣有序的流過每一個穴位,每流過一次便會在穴位留下一點小小的旋轉,這就是傳說中的氣竅,待到許磊發力時氣竅的能量便會爆發出來,威力駭人。

“咚咚咚,咚咚咚。”

就在許磊盤膝靜坐的時候,房間的門被敲響了起來,打破了許磊的靜修。許磊開始收功,緩緩吐了一口濁氣,睜開了雙眼,一道精芒射出。

門外的人見沒人答應,便直接推門而入,許磊望去,是一位年齡與許磊相仿的女孩。這就是許磊的妹妹許歡,現在的她穿著單薄的衣服不滿的對許磊抱怨:“哥哥,你是不是又沒好好的學習啊?母親好不容易把你送到了這麽好的大學你怎麽還這麽放蕩?”

許磊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一臉讪笑的把這事給忽悠了過去,隨即躺在了床上,想到了還有幾個傳承者都是一等一的美女,心中不禁雀躍了起來,閉上眼睛,靜靜的等候著明天的到來。

 
 
上一篇:訓練場瘋愛錄(1-12完) 下一篇:嫖母記
 
 

猜你喜欢

  第一次在車裡被人操
  淫猥的陰戶
  女主播由學生時期開始的可怕性經歷
  女老師的逆襲
  老漢強干女教師
  我的別人的怡宜
  光榮退伍
  冰冰和爸爸的真實性經驗
  我的同學紹芳
  被蹂躪的極度體驗
  新郎喝掛了 所以我只好把新娘給…
  女友幫我拉皮條
  母子情深
  女警察
  星期天下午
  我也要幹你老婆
  鈴蘭花下
  父女之間的性愛
  倉庫輪姦小伶和小雪
  脫衣舞俱樂部奇遇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