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广告
  • 文章阅读

     

    鄰家主播-張佳如

     
     

    发布日期: 2018-05-31

     
     

    第一章

    “欢迎光临!喜欢的都欢迎试穿喔!”

    只见一名留着一头只有到肩头的黑色中带有棕色的头发女子,穿着一套纯白色的露肩一字领的洋装,露出白皙的两边肩膀,踩着一双白色的平底休闲鞋,不失优雅的微性感却与挂满了时尚且充满十足动感的运动服装有着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都可以帮妳介绍喔,有想要找什么吗?”绑着马尾,穿着运动服的女店员走到长发女子旁边,亲切殷勤的说。

    女子抬头看了下运动服后,从浅黑色的肩包中拿出一包用大牛皮信封包住的东西,递给店员,说:“麻烦妳帮我将这个交给妳们的经理”

    店员有点疑惑的看着女子,总感觉女子有点眼熟,但又不太敢认,接过牛皮信封的包裹,往里面走去,而女子继续看着成列在商品架上面的运动服。

    没有多久,一名穿着蓝色西装配着白色皮质球鞋的男子匆匆忙忙的走了出来,来到女子的身边:“不好意思,还让妳亲自来”

    “没事的,我也刚好可以顺便来逛逛街,我才要谢谢妳呢,蔡经理”

    “请跟我到里面坐吧”

    “谢谢妳”

    女子跟着蔡经理走到里面的办公室,蔡经理亲自替女子倒了杯花茶:“不好意思,不知道妳要来,没有替妳准备手冲咖啡”

    “没关系没关系,蔡经理,妳不用这么客气,我才要感觉不好意思呢,这么晚了才来打扰妳,这个时间点妳都准备要下班了”女子拿起花茶,说。

    “我刚好有点事要忙,没那麽早要下班”蔡经理笑着说。

    “想说我去运动一下再过来,不知道妳会不会已经下班了,也就碰碰运气”

    “我也刚忙完一些比较繁琐的事情,才刚要准备来做收尾的工作,不然这样吧,韩主播,妳要不要稍等我一下,我把东西收拾一下,我请妳吃顿饭,如何?我最近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餐厅”

    “这个嘛,私下这样子可能不太好,最近有点风声鹤唳的,蔡经理,不然妳现在就申请一下,通常很快就会下来的,而且又是在这种时间点上,应该会很快就允准下来了”女子,韩佩颖微微笑着说。

    “是喔,那好吧,我这就来申请一下”蔡经理拿起手机,在萤幕上滑了、点了几下后,又收起来。

    韩佩颖笑着问:“我在这边会不会打扰到您呢?”

    “不会不会,没事的,请不要感到不自在”蔡经理说。

    也不过几分钟后,蔡经理都还没收拾完,韩佩颖的手机就响起了通知声,韩佩颖跟蔡经理相视一笑,韩佩颖拿起手机,滑开通知,看了下合约内容:“蔡经理,其实今天来是有事情想要跟妳商量商量,甚至是想请妳帮忙的,不然这样吧,打个八折,妳看怎么样?”

    “帮忙韩主播是我的荣幸,怎么还敢”

    “没事的,我就改一下价钱,就送出吧”

    说完,韩佩颖将萤幕上的金额改掉后,按下送出,不多久,蔡经理的手机响起一声通知声,韩佩颖说:“不用看了吧,我们走吧!”

    蔡经理带着韩佩颖来到一间没有菜单的和食餐馆,可能是因为一顿下来都是从万元起跳的,来客数并不多,服务生稍微了解了一下韩佩颖跟蔡经理的饮食是否有忌讳后便转身离开。

    “这间餐厅光是走进来的气氛就不一样了”韩佩颖说。

    “对阿,这家不是一般人可以走进来的,而且是以非常隐密的包厢式著称,这样一家店才五间包厢,也就是说同时最多就收五组客人,而且完全不限用餐时间”蔡经理说。

    “要不是一套餐下来都是万元起跳,恐怕没三个月就倒了”

    “这边也不接受预约的,更没有现场排队的,只有妳前十分钟打电话进来才接受”

    “这么嚣张喔,要是不好吃,可就完蛋了”韩佩颖笑着说。

    很快的前菜和汤品就来了,饭局也插不多进行到了三分之一,蔡经理这时问起:“对了,韩主播,妳说妳有事情要要我帮忙的,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韩佩颖放下手中的黑色筷子,从一旁的小肩包中拿出一只信封,交给了蔡经理:“想必蔡经理前几天也收到了大会合作厂商的合约了吧,这次的活动衣服,还麻烦蔡经理多多关照”

    蔡经理从信封中拿出一叠纸,蔡精里看了一下马上用震惊的眼神看向韩佩颖,却说韩佩颖若无其事地拿起玄米茶,喝了一口。

    “事情要是成了,蔡经理,妳想要谁都很好谈,我记得蔡经理好像蛮喜欢蔡尚桦的”

    就像是有魔力一样,韩佩颖一说出来蔡尚桦的名字,蔡经理的眼睛顿时了亮起来,韩佩颖微微一笑:“蔡经理,这顿饭目前为止都很好吃,对吧”

    蔡经理点了点头,又低下眼看向手中的资料。

    甜点吃完了后,韩佩颖说:“蔡经理,待会我们要去哪里?”

    “对面的小巷子里面有一栋小公寓,我们等等过去那边深入探讨一下这份文件的内容”蔡经理带着一点淫荡的笑容,说。

    韩佩颖不以为意,就像是早已经习惯男人这样的表情和眼神,对于韩佩颖来说,这些都不过是达成目标的一点点牺牲,其实也不算牺牲,当踏入这个圈子后那一晚痛彻心扉、生不如死的哭泣后,韩佩颖早已经不再计较那些些微的事情了。

    但有一件事始终挂在韩佩颖的心中挥之不去,就连韩佩颖自己也无法了解为什么韩佩颖他自己会如此的在乎这件事情。

    昏黄的光线散发到小小的房间的各处,从吊隐式的冷气通风口中,吹出了迷人的香气和一点点的暖器。

    沙发、茶几、电视萤幕,所有想的到的几乎都有,而在一个隔墙后方又是一间小房间,小房间里有着一个梳妆台和一张绒布椅,大大的椭圆镜子旁有着先进的调光和清晰度的技术,没有用的时候看起来雾雾的。

    而在梳妆台旁有着简单的两个衣柜,衣柜里头摆放著简单的衣服款式,而这间房间最重要的就是一张很大的床,大大的床的两边各还有两个两层的床头柜。

    而如今蔡经理全身赤裸的躺在大床上,就算双手双脚张开都还碰不到床的边际,蔡经理平坦的身材,肌肉线调不是很明显,但至少与同年龄的其他男人相比,少了一个大大的啤酒肚就是一大加分。

    从床尾爬上来了一个女子,是还穿着无肩带式的淡绿色胸罩和丁字裤的韩佩颖,韩佩颖爬到了蔡经理的双脚中间,看见了蔡经理的那一根肉棒正高高的斜翘著,韩佩颖不由的笑了下。

    韩佩颖的右手抓住了蔡经理的肉棒,蔡经理微微的颤抖了一下,韩佩颖发出了一声:“哈”后,上下轻微地套弄起蔡经理的肉棒。

    韩佩颖感觉到了蔡经理肉棒上的每一条浮起的经络,感受到了蔡经理的每一次颤抖,韩佩颖缓慢的套弄著蔡经理的肉棒,但缓慢的套弄却不停的给蔡经理像是鞋里面有着碎石头一样,不是很剧烈但却没有停过的快感,快感扎在蔡经理的脑子中,蔡经理的呼吸声越来越大了。

    “喔喔喔呜呜喔呜喔呜呜呜呜!好厉害好厉害的手法喔!好舒服好舒服喔!会忍不会忍不住的啊!疴疴疴!太快太快了!”

    韩佩颖忽然加快了右手手掌上下套弄蔡经理肉棒的速度,而且不仅手上的套弄,还加上了一滴接着一滴的唾液滴在蔡经理挺直的肉棒上,随着呼吸而不断一开一合的龟头洞口,与被套弄后变得火热的肉棒相比,韩佩颖的唾液就像是寒天雪地的冰水一样,滴在蔡经理的肉棒洞口的瞬间,刺激到甚至让蔡经理全身颤抖。

    韩佩颖忽然捏住蔡经理的肉棒,然后又突然的放开,接着又再一次突然地捏住,在韩佩颖已经掌握了蔡经理的敏感点后故意逗弄的捏放之下,蔡经理平放在床上的双手渐渐抓起了床单。

    “终于终于终于插进妳的小穴了!韩佩颖主播!我已经想了一整晚要怎么跟妳做爱了!妳的小穴好紧好紧喔!”

    “喔喔喔呜喔呜呜呜呜……蔡经理蔡经理妳的肉棒妳的肉棒好大……好大一根喔喔喔喔佩颖佩颖的小穴好有感觉喔……疴疴疴疴疴”

    “太爽了太爽了啦喔喔喔喔喔!韩佩颖韩佩颖主播!妳的小穴好紧好紧!跟妳做起爱来真的有够爽的啊!”

    “疴疴嗯哼哼哼哼……好大好大喔喔喔喔插的佩颖佩颖好痛好痛啊啊啊……锕锕锕锕锕锕又来又来啊啊啊啊啊……又被撑开了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有挑战性啊!喔喔喔喔喔喔!好有挑战性好有挑战性啊!太有感觉太有感觉了啊!这样的小穴!”

    “喔呜呜噢呜疴疴疴疴哈……蔡经理蔡经理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子插佩颖……不要这样子插佩颖的小穴啊啊啊啊……会坏掉会坏掉的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竟然还有竟然来有这样的运动方式!韩佩颖妳的小穴竟然还会这样子动!突然夹紧我的肉棒!太好了!”

    “阿阿阿阿阿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佩颖佩颖感觉要来了要来了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喔来了来喝啊啊啊啊啊……爽爽爽爽爽啊啊啊啊啊啊……”

    韩佩颖的双手反抓着柔软的枕头,像是要把枕头抓到变形了一样,双眉皱在了一起,美丽的眼睛瞇瞇的闭着,擦著淡粉色唇蜜的双唇微微地开着,韩佩颖从微微开着的双唇中不断发出诱人且荡漾人心的淫叫声。

    双脚曲成了两座山一样,蔡经理的双手紧紧握拳,撑在韩佩颖的腰的两边床上,还算是有力的腰杆子前前后后的摆动着,被韩佩颖套弄到差点喷精的肉棒肿胀到了最大,一进又一出的进出著韩佩颖的小穴。

    蔡经理听着韩佩颖的淫叫声和哀号声,他非常相信自己的肉棒正一次又一次的让韩佩颖感受到被撕裂的疼痛快感,但对于韩佩颖来说,其实蔡经理的肉棒只是让韩佩颖有一点感觉而已,倒也没有像是韩佩颖他淫叫内容中的那样厉害。

    不过韩佩颖打算让蔡经理今晚有个美好的回忆,这样就能确保蔡经理会做好韩佩颖他请蔡经理帮忙的事情,韩佩颖在被蔡经理翻过身、拉起33吋翘臀、以前趴后翘的姿势被蔡经理从后面抽插后突然有意识地让被肉棒进出抽插的小穴的肉壁紧绷,瞬间让蔡经理的肉棒很明显的被紧紧夹住,蔡经理也在这一瞬间达到了非他自己所能达到的十成肿胀肉棒的程度,爽度爆发的代价就是在五十下后就要把肉棒从韩佩颖的小穴中拔出来,喷了一堆的精液在韩佩颖的背上。

    今夜,就在与韩佩颖事先做布置的同一片的天空下,一间高级饭店中,一名黑中长发的女子穿着一套特制的黑色漆皮SM女王服,高领的无袖连身漆皮裙,有点像是改良式的旗袍,但在胸前挖了一个大圆形的洞,露出了女子雪白的肌肤和虽然只有30A却在内衬的关系下还是夹出了一道不算太深的乳沟。

    然而虽然胸部的缺陷,但仍不掩女子在黑色漆皮SM女王服下的曼妙身材,155公分高,30A2333,偏瘦的身材却在此时女子呈现出来的庞大带着女王权威的气场有着截然不同的违和感。

    穿着黑色的粗跟高跟鞋长漆皮靴,女子右脚踩在躺在床上,双手双脚却被绑在床头敨和床尾的男子结实的胸膛上。

    “王大陆,妳说妳想要什么啊?”女子问。

    “我……我……我想要张佳如主播的恩赐……”躺在床上的男子,王大陆,支支吾吾的说。

    “啪!”的一声,黑色的漆皮皮鞭打在王大陆拥有分明的六块肌的腹部上,王大陆却是紧闭着嘴,不敢发出声音。

    “直呼我的名字?王大陆,妳是不想活了吗?我的表姐们是这样教妳的吗?”女子,张佳如不仅打了王大陆一鞭,还转动高跟鞋的鞋跟,让王大陆越发的痛。

    “女王……女王大人……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请女王降罪……”王大陆颤抖的声音,说。

    “还算妳识相!”

    张佳如边说边蹲下身子,左手捏住王大陆的奶头,右手摸著王大陆的脸:“妳想要的恩赐,本女王会给妳,但妳准备好要怎么回报本女王了吗?”

    “奴才奴才已经准备好了……好了……”

    张佳如微微一笑,松开了捏住王大陆奶头的手,然后在王大陆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呵呵呵喔喔喔喔喔喔喔……不错不错今天的精神相当的好……锕锕锕锕恩哼哼哼……很有感觉妳这该死的奴才让我很有感觉……”

    张佳如双腿横跨在王大陆的腰旁边,背对着王大陆,左手大力地抓住王大陆高高举著的肉柱,张佳如缓缓的往下蹲坐,张佳如感觉道王大陆的肉柱正一点一点的穿过了他的阴毛,然后接着是顶开了张佳如的阴唇,接着才慢慢的插入了张佳如的女王洞。

    “疴疴疴嗯哼哼哼……喔喔喔喔喔不错不错的感觉……王大陆妳这个奴才妳这个奴才……疴疴恩哼哼哼对不要变小喔……”

    张佳如双手放在自己的两边膝盖上,自己上下上下、慢慢的移动着身体,幅度并不大,顶多就是让王大陆那本来一整根都不见的肉柱从不见露出五分之一的距离,张佳如想要清楚地用他的女王洞来好好体会王大陆的肉柱。

    “喔喔喔呜呜喔呜呜哈哈哈哈……又变了啊谁准妳又变大的了啊……妳这个奴才妳这个奴才……该死的奴才啊……”

    王大陆虽然本身不是个抖M,但被像张佳如这样的美女调教,到也甘之如饴,更何况王大陆早已经有被张佳如的表姊们调教过的经验,如今只是在被做同样的事情而已,但被张佳如的女王洞包覆的刺激感,让王大陆本来只肿胀了五成的肉柱一瞬间来到了七成多。

    “喔喔呜喔呜喔呜呜呜呜……不错不错啊啊啊啊……王大陆妳这个奴才……喔喔恩哼哼哼怎么样……女王的恩赐怎么样啊喔喔喔……”

    “疴疴疴疴疴好爽好爽喔……好爽喔……女王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喔……喔喔恩哼哼鞥……”

    “妳这个不要脸的死奴才……疴恩哼哼竟然竟然说好爽……疴疴恩哼啊啊啊啊啊……看本女王本女王怎么修理妳……”

    “喔喔呜呜呜呜嗯嗯啊啊啊啊……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啊啊啊啊啊……可是可是真的真的好有感觉啊啊啊啊啊……”

    “妳说妳哪里……喔喔恩哼哼哼……啊啊啊啊……妳说妳哪里有感觉啊啊……喔恩哼哼哼……妳哪里有感觉……我我我……”

    “阴茎奴才的阴茎好有感觉……喔喔恩哼哼哼哼啊啊啊啊……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好爽啊啊啊啊……”

    “妳这奴才竟然敢……啊啊喔恩哼哼敢跟本女王如此说话……喔喔恩哼哼啊啊啊……看本女王看本女王怎么废了……废了妳的阴茎……”

    “阿阿恩哼哼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喔恩哼哼啊啊啊啊……”

    只见张佳如上下移动的速度变快了,一秒三下的上下起落,让王大陆的肉柱也变得越来越敏感,受到张佳如女王洞的刺激程度也变得越来越高了。

    张佳如本来只是轻轻放在膝盖上的手,如今变得是紧紧抓住了膝盖,唯有抓住自己的膝盖才能好好控制住自己这样加快的上下起坐。

    但男女欢爱之事从没有那麽简单,王大陆原本以为自己能稍微控制住自己,但在和张佳如一来一往的淫语荡话中,自己那被稍稍开发过了的受虐癖好又再一次蠢蠢欲动了起来,而这一份蠢蠢欲动的心情,不仅让王大陆口干舌燥,更是让那一根肉柱变得更肿了。

    王大陆的肉柱变得更肿这件事,同时也影响到了张佳如起起落落的身形,随着每一下的起落,张佳如感觉到自己的女王洞被王大陆的肉柱刺穿的感觉也越来越让自己承受不了,就如同王大陆不是抖M一样,张佳如本身也不是一直以来都是走女王路线,这也是为什么张佳如不愿意正面面对王大陆的原因之一。

    “喔喔呜呜温哼哼哼哼……感觉感觉越来越大了妳……妳妳妳妳这个奴才喔喔恩哼哼哼哼……竟然竟然让本女王有感觉……”

    张佳如不在是上上下下的起坐身体,而是双手并拢地撑在王大陆打开的双脚之间的床垫上,张佳如换了一种运动方法,不过张佳如并不是只用他那23吋的瘦腰做前后的摇摆,而是用全身的力量来带动自己的女王洞前后摇动王大陆的肉柱。

    “喔喔呜喔呜呜呜呜呜……女王殿下奴才女王殿下奴才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啊……疴恩哼哼哼哼女王殿下的恩赐真是太好了……”

    “妳这个该死要命的奴才……喔喔恩哼哼哼本女王本女王的恩赐……啊啊啊啊啊本来就是最好的东西……不然妳以为还有蛇么更好……喔恩哼哼哼哼……”

    张佳如这样前前后后的摇摆身体、摇动王大陆的肉柱,给自己带来了一种会使女王形象崩毁的刺激感觉,如今王大陆的肉柱大概已经肿胀到了最大极限的八成,对于张佳如来说,虽然不是最有感觉的肉柱经验,但还是相当的不错,每一下都让张佳如的女王洞肉壁凹陷。

    “喔喔喔喔恩鞥哼哼哼……恩恩哼哼哈哈哈恩恩恩哼……恩哼恩哼恩哼噷哼妳这该死的奴才……看我看我怎么惩治妳……”

    张佳如摇摆身体的幅度变得愈来愈大,而在女王洞中被摇动的王大陆的肉柱同时也变得让张佳如女王洞的肉壁受到的刺激愈来愈剧烈。

    “噢嗯哼哼哼哼哼哼哼……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好爽喔喔喔喔……女王殿下的实在太爽了啊啊啊啊啊……”

    “妳这个王八蛋奴才……喔喔恩哼哼鞥哼哼鞥做的不错本女王今天很高兴……啊啊恩哼哼哼哼……就让妳无礼说一次话……”

    “恩恩恩谢谢谢谢女王殿下的恩赐……啊啊啊啊啊女王殿下奴才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已经快要不行了啊……”

    张佳如又大力的摇晃的几下后,女王洞吐出了王大陆的肉柱,张佳如抓住了王大陆的肉柱,接着用力的捏放了几下,王大陆大叫一声,精液喷了出来,其中还有不少喷到了张佳如身上那一件黑色漆皮SM女王服。

    “佳如!”

    “淑丽姐!早安!”

    张佳如对着向着他走来的趴趴主播,王淑丽,微笑着打招呼、道早安。

    “等一下妳要不要配合我一下啊?”王淑丽笑着问。

    “喔呜,淑丽姐,妳今天又有什么点子了啊?”张佳如一边笑着一边反问道。

    “最近阿,我看到一些网友留言说很喜欢我们说一些笑话,虽然有的时候笑话是还蛮冷的,不过网友们说蛮有提神的效果的”王淑丽拉了张椅子,坐下来,说。

    “我这边也有收到这样子的留言诶,我才正要找个机会跟淑丽姐妳说呢,没想到还是被妳先抢了一步”

    “被我抢先一步又怎样?妳们年轻人用电脑比我还厉害,这次就让让我吧”

    说著,王淑丽用手肘撞了张佳如一下。

    “没有啦,只是觉得这样很不专业,而且好像还要一个前辈来告诉我,怎么说都感觉我失职了”

    张佳如搔著头,说。

    “跟我就不要这么计较了,来,这个是我们预定的台本,妳来看看,有没有哪里可以改一下的,加个笑话进去”王淑丽边说边把手上的纸一半给张佳如看。

    “这样可以吗?等一下导播会不会有意见啊?”张佳如小声的问。

    “安啦,导播也是听上头的旨意的,上头说什么导播就做什么啊?像是我听说为什么宇舒的一些运镜的镜头好像有变,就是因为上头的人说要让宇舒那一双美腿可以更多一点,导播一接到这个消息,马上就让宇舒的摄影师大大赶紧改运镜方式”王淑丽也降低了声量,说。

    “真的假的啊?真有这件事?”张佳如震惊地说。

    “怎么?妳不知道喔,我还以为妳知道诶”王淑丽挑眉,问。

    “我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张佳如疑惑的看向王淑丽。

    “我记得那个大大刚进来的时候,跟妳似乎走得蛮近的啊,而且妳们似乎还感情不错的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大大就被调到宇舒的小组去了,甚至还变成了宇舒他的专用摄影师”

    张佳如耸耸肩:“我跟那个大大以前只是因为在一起工作而已,现在被分配到了不同的时段,交集也少了,不瞒淑丽姐,我已经好久没看见大大了”

    “是这样喔,不过总之呢,我们赶快想个地方来插入一个笑话好了,要维持好我们的收视率,不然等下被中天那边的张雅婷追上来,可就不好了!”

    顺利的播完了早安新闻后,张佳如打算去间咖啡厅度过一下大家都在忙只有他很轻松的时光,张佳如走在街头上,忽然从后面有一个声音传来:“是吴宇舒主播诶!”

    对于张佳如来说,这种事情真的是已经屡见不鲜了,而且通常张佳如都可以预测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这一次也不出张佳如所料,刚刚说话的人从后面跑了过来,说:“吴宇舒主……”

    “妳好像认错人了喔!”张佳如一如往常的笑着说。

    “不好意思,张佳如主播,我刚刚只是看到一眼”眼前的人搔著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没关系,我已经很习惯了,而且我也感觉相当荣幸!”张佳如笑着说。

    “我可以跟妳拍张照嘛?”那个人说。

    张佳如点头:“当然可以啊”

    张佳如很自然的跟那个人拍了张照后,便各自离开,不过张佳如心中的不美丽,随着踏出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增加,不美丽的也跟着一点一点的累积上去。

    而在此时张佳如要去的那间咖啡厅中,陈海茵和韩佩颖正面对面的坐着。

    “服装的蔡经理我昨天已经搞定了”韩佩颖说。

    陈海茵露出微微一笑:“辛苦妳了”

    “不过我附带了一个条件,海茵姐,我答应他事成后会让他跟尚桦”

    “没关系,我会再跟尚桦说的”陈海茵点头说。

    “那还有资源供应商那边,海茵姐,妳有任何打算吗?是妳要去?还是妳有安排?”韩佩颖问。

    “妳觉得呢?这次我是让妳全权安排的,就算妳要叫我去,我也没问题”

    “海茵姐,过年那一次,可能真的是意外”韩佩颖说。

    “怎么可能呢?我怎么看都不像是意外,那一次的大败,我可忘不了,就像2011年的那一次,怎么看都是已经被设定好的,那个贱人,一定做了什么手脚”陈海茵越说越感觉到愤怒。

    韩佩颖摇摇头:“海茵姐,不要生气,生气只会让他看更多的笑话,与其让他看笑话,不如坚强的武装自己,海茵姐,妳有妳的优势,我有我的计画,而且上面我们还有两个人在帮我们打关系,怎么看我们的赢面都是比较大的”

    “燕旻跟倩萍他们的确是蛮尽力在帮我,不过似乎这些都还不够,怎么都感觉我们漏了什么一样,很多事情都被抢先了一步”

    “说到这个”韩佩颖喝了一口摩卡:“海茵姐,我有一个想法,妳想不想听?”

    “什么想法?”

    “我想让刘涵竹去资源供应商那边”

    陈海茵挑起眉:“我说佩颖,上次妳也在旁边,亲耳听到刘涵竹跟我们报那个贱人那边的消息了,妳怎么还不信任他啊?”

    “海茵姐,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回想起来,虽然看起来刘涵竹多次跟我们透漏情报,但好像都不是那麽至观重要的情报,反而是有时我们的关键点反而都被抢先一步,而那几次好像都有他的存在”韩佩颖认真的看着陈海茵,说。

    “妳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反驳妳,反正都已经交给妳了,就按照妳的意思下去做吧”陈海茵点头说。

    韩佩颖嘴上没有再说什么,但心中却有另外一盘的算盘打着。

    就在这个时候,张佳如来了,张佳如一看到陈海茵和韩佩颖,便走了过来。

    “海茵姐,佩颖姐”张佳如笑着打招呼,说。

    “佳如,辛苦了阿”韩佩颖笑说。

    “点餐了吗?”陈海茵问。

    “还没诶,等我一下,我去点”

    张佳如点了一杯拿铁和法国土司后,端著餐点走了回来后,韩佩颖说:“看到佳如,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啊?”张佳如问。

    韩佩颖看向陈海茵:“上个礼拜我就看到他们选了一个叫做曾玲媛的,海茵姐,我们还没选,是吧?”

    “是阿,还没有,我还想不到要找谁”陈海茵说。

    “我记得佳如也是对他蛮困扰的吧,不如就找佳如吧?”

    “等等等等等,是找我做什么啊?”张佳如问。

    陈海茵拿起手机,递给张佳如,张佳如看了一下,抬起头,有点疑虑地说:“我真的可以吗?我没有很常在运动锻炼的说”

    “放心,会有特训课程的,而且这次我们有事先做了一些安排,不会让妳太难受的”韩佩颖说。

    “好,那我知道了,海茵姐,我参加!”张佳如说。

    “什么!妳要参加那个!”张佳如的其中一位表姐,小S,惊讶地说。

    “嗯”张佳如点点头,说。

    “妳是想不开,还是太想红啊?要是想红,我们帮妳就好了阿”小S泼辣的说。

    “我猜佳如都不是这些原因,佳如感觉都不是这样的人”张佳如的另外一位表姐,大S说。

    “不然勒?有男人可以用,还有钱可以赚,这样的事情不做,跑去做那个?”小S说。

    张佳如摇摇头:“姐,我有我的目的啦,不过这是我的一点小小私事啦,两位姐姐们就不用操心啦”

    大S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不会再过问这件事”

    “这可不行,佳如,妳平时有做什么运动吗?”小S还是追问。

    “放心吧,大会有给我集训课表,而且我还有人罩,安啦”张佳如笑着说。

    “是啊,熙娣,佳如都这么说了”

    小S摇摇头:“不成不成,一定要给佳如补一补,采阳补阴一定要的,我来看一下喔”

    小S拿起手机,看了一下:“佳如,邱泽如何?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好虐的样子”

    “表姐”张佳如笑着叫了声。

    “看来是答应了,那妳去准备一下,等一下在同一间房间,我会帮妳准备好的”

    “那表姐妳们两个呢?”张佳如反问。

    “不用担心我们,我们寻乐子绝对比妳厉害很多”大S笑着说。

    高级饭店的房间中,拥有一双迷人电眼的美男子,邱泽,正坐在单人椅上面,不过仔细地看却可以发现邱泽的双手被黑色的胶带黏绑在单人椅的扶手上,而双脚则是被麻绳绑在椅脚上,身体光裸,只穿着一条白色的三角裤。

    在单人椅的旁边有着一大壶的水,但在如透明花瓶一样的水壶中的水却不像是一般的水的清澈透晰,而是混浊且有点胶着的感觉。

    门打开了,只见张佳如穿着今天早上从DEAN那边借来的播报服走了进来,直线蓝条纹的花边衬衫,水蓝色的高腰窄裙,一双细跟的黑色高跟鞋,张佳如散发著一种清新中带着专业的感觉。

    张佳如走到了邱泽面前,用左手摸了下邱泽的脸:“像妳这样的花美男,应该很不常被女生欺负吧?”

    “我……”

    邱泽要说话,却被张佳如的手指头按住嘴唇:“我不会让妳太难受的,只要妳好好的当本女王的奴才,自然会给妳恩赐的”

    说完,张佳如的手从邱泽的脸滑落,长长的指甲从邱泽的下巴一路刮著脖子、胸肌、腹部,最后停在的邱泽鼓起的下体。

    张佳如用手指戳了戳邱泽的下体:“好像蛮不错的,挺有肉的”

    “疴疴疴疴疴……女王……女王……”邱泽呻吟。

    张佳如微微一笑,手指拿开,然后面对着邱泽将窄裙脱了下来,露出了黑色的三角裤,邱泽的脸红了点,张佳如忽然举起右脚,踩住邱泽的肚子,邱泽叫出声:“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啊……女王女王……”

    “妳这个色奴才,本女王脱个裙子,妳在红什么脸?”

    “不敢……奴才不敢了……”

    张佳如放下右脚,接着又把衬衫脱掉,黑色的胸罩穿在张佳如30A的小胸上,然而邱泽不知道为什么,脸更红了,张佳如双手捏向邱泽的乳头。

    “喔喔喔喔喔喔喔奴才该死奴该死啊啊啊啊啊……女王女王饶命饶命啊……女王饶了奴才一命吧……喔喔喔好好痛好痛啊……”

    “说好的下次不敢呢?妳这个奴才,真的很欠调教诶”张佳如边说边转动手腕,让邱泽的痛楚更大。

    张佳如拿起在单人椅旁边的水壶:“邱泽啊,妳刚刚洗澡了吗?”

    “奴才谨遵女王的旨意,奴才没有洗澡”邱泽说。

    “那本女王就给妳洗洗澡吧”

    说完,张佳如把水壶中的润滑液从邱泽的身上倒了下去,一路倒到邱泽的脚掌,而且还在邱泽的下体处做特别的冲洗,邱泽身体不断的打颤。

    倒完了一整壶的润滑液,张佳如把水壶随手一扔,扔在铺有地毯的地板上,张佳如说:“这样一来就干净许多了”

    “谢谢女王谢谢女王为奴才净身”邱泽声音颤抖地说。

    “刷过牙了吗?”张佳如又问。

    “奴才谨遵女王的旨意,奴才已经刷过牙了”邱泽回答。

    “很好,本女王今天上了十次的厕所,正感觉有点脏,妳就负责帮本女王舔干净吧”

    说著,张佳如脱下了三角裤和高跟鞋,踩到邱泽的大腿上,一手抓着单人椅的椅背,一手将邱泽的头按住并拉向自己,邱泽的嘴直接贴著张佳如的三角洲。

    邱泽用嘴吧亲吻著张佳如的阴唇,舌头伸进了张佳如的女王洞,舌头进进出出,甚至还打转着的舔舐张佳如的阴唇,张佳如感觉到一股刺激感,不由自主的叫出了声音:“恩恩恩哼哼哼哼……喔喔喔喔喔喔不错不错……妳这个奴才竟然这个会做清洁工作……喔喔恩哼哼哼……很好很好就是这样子……继续啊……”

    张佳如的腰也开始上下前后的扭动和摆动,甚至还用大腿来顶推邱泽的头,让邱泽的亲吻和舔舐范围更多更大,张佳如身体感觉到的刺激和快感也越来越大:“疴疴嗯哼哼哼喔喔喔喔……喔屋屋屋屋很好很好……做的好做的好……本女王本女王喔喔喔喔喔恩哼……会给妳这个奴才很好的很好的恩赐的……”

    张佳如从邱泽的身上下来后,拿起事先预备好的剪刀,将邱泽的本来是纯白色现在因为润滑液的关系而变成完全贴在邱泽阴茎上而显得有点黑的三角裤从两边剪开,邱泽的肉棒子瞬间挣脱三角裤的束缚,挺了出来。

    张佳如用左手轻轻握住邱泽的肉棒子,邱泽的身体又震动了一下,张佳如说:“妳这个该死的奴才,竟然被本女王握了一下就颤抖成这样子,看来妳没有做好接受本女王恩赐的心理准备啊!”

    “没有没有……不是的不是的……奴才奴才想要……奴才想要女王的恩赐……奴才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要把身体都奉献给女王来或取恩赐了……”

    张佳如握住邱泽肉棒子的左手忽然用力握了一下邱泽的肉棒子,邱泽叫出声音:“啊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嗯嗯阿疴疴嗯哼嗯哼嗯哼哼哼嗯哼……好舒服好舒服的感觉……女王殿下握的奴才好舒服好舒服……”

    “妳这个不正经的奴才,不是应该要喊很痛的吗?”

    “只要是女王殿下对奴才做的一切,对奴才来说都是恩赐喔喔喔喔喔喔……好舒服好舒服喔喔喔喔……一点都不痛一点都不痛啊……”

    张佳如捏放捏放了几十回后,邱泽的肉棒子已经变的又红又肿了,张佳如可以从邱泽的叫嚎声和身体的颤抖中读出邱泽的肉棒子大概是已经很想要被包覆的刺激感了,而同一时间,张佳如他自己也已经调斗花美男邱泽调逗到自己也欲火焚身了。

    张佳如背对着邱泽,左手反抓着邱泽的红肿肉棒子,接着屁股缓缓的往后面坐下去,张佳如的女王洞缓缓的先是包住了邱泽的龟头,接着是邱泽肉棒子的棒身,最后把邱泽的一整根肉棒子全部都包覆住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妳这个奴才倒是很有精神……喔嗯嗯嗯哼哼哼……这么大一根全部都要奉献给本女王……”

    “喔喔嗯哼哼喔喔喔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舒服好舒服……好喜欢被女王殿下赏恩赐的感觉啊……啊啊啊啊”

    张佳如双脚并拢,双手分别撑在邱泽被绑在椅子上的双腿的膝盖上,缓缓的上上下下移动起自己的身体,因为一整壶的润滑液有三分之一的量都倒在邱泽的胯下,让张佳如每一次起身的时候,张佳如的屁股都会和邱泽的胯下牵出一条白线。

    “喔呜喔呜呜呜呜呜呜女王殿下女王殿下……疴疴疴疴阿奴才奴才好爽奴才好舒服阿阿阿阿……喔喔喔喔喔……”

    “妳这个奴才……疴疴嗯哼亨亨这么大一根也拿来奉献给本女王……喔喔嗯哼疴疴疴……该死的该死的……本女王不会这么快有感觉的……”

    只见张佳如33吋的屁股上上下下在邱泽的胯下起落的速度越来越快,除了肉体与肉体之间的碰撞的“啪!啪!啪!”的声音,还有润滑液的“噗滋!噗滋!噗滋!”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淫荡。

    “阿好爽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啊啊啊……喔喔嗯哼哼亨被包覆的感觉……好爽啊啊啊啊……”

    “谁准妳这个爽的阿……喔喔嗯哼啊啊啊啊……可恶可恶啊啊啊被妳这该死的奴才叫的……本女王本女王也……喔喔嗯嗯哼哼哼……”

    张佳如屁股的起落距离越来越大,起的时候,几乎可以看见邱泽的一整根肉棒子,落的时候,是一整根肉棒子都没有看到一分一点,而张佳如的表情越来越朦胧,双眉紧紧皱在一起,张佳如不由得心里疑惑纳闷他的两位表姐倒底是怎么做到训服这么多男人的。

    张佳如踩在邱泽的大腿上,此时的张佳如是面对着邱泽的,但却故意把邱泽的脸往自己照杯只有30A的小胸埋塞,张佳如这么做的目的,也许就是因为不要让邱泽看到张佳如自己如今那如梦似幻的享受于性爱中表情。

    “疴疴疴嗯哼哼哼哼哼……妳这奴才妳这奴才……疴嗯哼哼干得好干得好喔喔喔……这么大一根拿来奉献给本女王……喔喔本女王很是高兴……”

    邱泽的脸不断磨蹭著张佳如的小胸,让张佳如的爽快度越来越高涨,而前后摇摆的身形也越来越快速,邱泽的肉棒子不停的被张佳如的女王洞刺激。

    “女王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要不行了……奴才爽到忍不住了阿阿阿阿啊……喔喔喔嗯哼哼哼……要去了女王殿下奴才……要去了阿阿阿阿啊啊……”

    “该死的奴才……啊啊啊啊喔喔嗯哼哼……唸在妳让本女王舒服的份上……就让妳去了吧啊啊嗯哼哼喔喔喔喔……”

    张佳如的话也不过刚说完,邱泽的肉棒子就一阵抖动,精液喷在张佳如的女王洞里面,张佳如则是紧紧的抱住邱泽的头,张佳如的嘴巴大开,毕竟邱泽这么一射,张佳如的女王样也全被打回原形了,张佳如是确确实实的高潮了。

    第一章

    “欢迎光临!喜欢的都欢迎试穿喔!”

    只见一名留着一头只有到肩头的黑色中带有棕色的头发女子,穿着一套纯白色的露肩一字领的洋装,露出白皙的两边肩膀,踩着一双白色的平底休闲鞋,不失优雅的微性感却与挂满了时尚且充满十足动感的运动服装有着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都可以帮妳介绍喔,有想要找什么吗?”绑着马尾,穿着运动服的女店员走到长发女子旁边,亲切殷勤的说。

    女子抬头看了下运动服后,从浅黑色的肩包中拿出一包用大牛皮信封包住的东西,递给店员,说:“麻烦妳帮我将这个交给妳们的经理”

    店员有点疑惑的看着女子,总感觉女子有点眼熟,但又不太敢认,接过牛皮信封的包裹,往里面走去,而女子继续看着成列在商品架上面的运动服。

    没有多久,一名穿着蓝色西装配着白色皮质球鞋的男子匆匆忙忙的走了出来,来到女子的身边:“不好意思,还让妳亲自来”

    “没事的,我也刚好可以顺便来逛逛街,我才要谢谢妳呢,蔡经理”

    “请跟我到里面坐吧”

    “谢谢妳”

    女子跟着蔡经理走到里面的办公室,蔡经理亲自替女子倒了杯花茶:“不好意思,不知道妳要来,没有替妳准备手冲咖啡”

    “没关系没关系,蔡经理,妳不用这么客气,我才要感觉不好意思呢,这么晚了才来打扰妳,这个时间点妳都准备要下班了”女子拿起花茶,说。

    “我刚好有点事要忙,没那麽早要下班”蔡经理笑着说。

    “想说我去运动一下再过来,不知道妳会不会已经下班了,也就碰碰运气”

    “我也刚忙完一些比较繁琐的事情,才刚要准备来做收尾的工作,不然这样吧,韩主播,妳要不要稍等我一下,我把东西收拾一下,我请妳吃顿饭,如何?我最近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餐厅”

    “这个嘛,私下这样子可能不太好,最近有点风声鹤唳的,蔡经理,不然妳现在就申请一下,通常很快就会下来的,而且又是在这种时间点上,应该会很快就允准下来了”女子,韩佩颖微微笑着说。

    “是喔,那好吧,我这就来申请一下”蔡经理拿起手机,在萤幕上滑了、点了几下后,又收起来。

    韩佩颖笑着问:“我在这边会不会打扰到您呢?”

    “不会不会,没事的,请不要感到不自在”蔡经理说。

    也不过几分钟后,蔡经理都还没收拾完,韩佩颖的手机就响起了通知声,韩佩颖跟蔡经理相视一笑,韩佩颖拿起手机,滑开通知,看了下合约内容:“蔡经理,其实今天来是有事情想要跟妳商量商量,甚至是想请妳帮忙的,不然这样吧,打个八折,妳看怎么样?”

    “帮忙韩主播是我的荣幸,怎么还敢”

    “没事的,我就改一下价钱,就送出吧”

    说完,韩佩颖将萤幕上的金额改掉后,按下送出,不多久,蔡经理的手机响起一声通知声,韩佩颖说:“不用看了吧,我们走吧!”

    蔡经理带着韩佩颖来到一间没有菜单的和食餐馆,可能是因为一顿下来都是从万元起跳的,来客数并不多,服务生稍微了解了一下韩佩颖跟蔡经理的饮食是否有忌讳后便转身离开。

    “这间餐厅光是走进来的气氛就不一样了”韩佩颖说。

    “对阿,这家不是一般人可以走进来的,而且是以非常隐密的包厢式著称,这样一家店才五间包厢,也就是说同时最多就收五组客人,而且完全不限用餐时间”蔡经理说。

    “要不是一套餐下来都是万元起跳,恐怕没三个月就倒了”

    “这边也不接受预约的,更没有现场排队的,只有妳前十分钟打电话进来才接受”

    “这么嚣张喔,要是不好吃,可就完蛋了”韩佩颖笑着说。

    很快的前菜和汤品就来了,饭局也插不多进行到了三分之一,蔡经理这时问起:“对了,韩主播,妳说妳有事情要要我帮忙的,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韩佩颖放下手中的黑色筷子,从一旁的小肩包中拿出一只信封,交给了蔡经理:“想必蔡经理前几天也收到了大会合作厂商的合约了吧,这次的活动衣服,还麻烦蔡经理多多关照”

    蔡经理从信封中拿出一叠纸,蔡精里看了一下马上用震惊的眼神看向韩佩颖,却说韩佩颖若无其事地拿起玄米茶,喝了一口。

    “事情要是成了,蔡经理,妳想要谁都很好谈,我记得蔡经理好像蛮喜欢蔡尚桦的”

    就像是有魔力一样,韩佩颖一说出来蔡尚桦的名字,蔡经理的眼睛顿时了亮起来,韩佩颖微微一笑:“蔡经理,这顿饭目前为止都很好吃,对吧”

    蔡经理点了点头,又低下眼看向手中的资料。

    甜点吃完了后,韩佩颖说:“蔡经理,待会我们要去哪里?”

    “对面的小巷子里面有一栋小公寓,我们等等过去那边深入探讨一下这份文件的内容”蔡经理带着一点淫荡的笑容,说。

    韩佩颖不以为意,就像是早已经习惯男人这样的表情和眼神,对于韩佩颖来说,这些都不过是达成目标的一点点牺牲,其实也不算牺牲,当踏入这个圈子后那一晚痛彻心扉、生不如死的哭泣后,韩佩颖早已经不再计较那些些微的事情了。

    但有一件事始终挂在韩佩颖的心中挥之不去,就连韩佩颖自己也无法了解为什么韩佩颖他自己会如此的在乎这件事情。

    昏黄的光线散发到小小的房间的各处,从吊隐式的冷气通风口中,吹出了迷人的香气和一点点的暖器。

    沙发、茶几、电视萤幕,所有想的到的几乎都有,而在一个隔墙后方又是一间小房间,小房间里有着一个梳妆台和一张绒布椅,大大的椭圆镜子旁有着先进的调光和清晰度的技术,没有用的时候看起来雾雾的。

    而在梳妆台旁有着简单的两个衣柜,衣柜里头摆放著简单的衣服款式,而这间房间最重要的就是一张很大的床,大大的床的两边各还有两个两层的床头柜。

    而如今蔡经理全身赤裸的躺在大床上,就算双手双脚张开都还碰不到床的边际,蔡经理平坦的身材,肌肉线调不是很明显,但至少与同年龄的其他男人相比,少了一个大大的啤酒肚就是一大加分。

    从床尾爬上来了一个女子,是还穿着无肩带式的淡绿色胸罩和丁字裤的韩佩颖,韩佩颖爬到了蔡经理的双脚中间,看见了蔡经理的那一根肉棒正高高的斜翘著,韩佩颖不由的笑了下。

    韩佩颖的右手抓住了蔡经理的肉棒,蔡经理微微的颤抖了一下,韩佩颖发出了一声:“哈”后,上下轻微地套弄起蔡经理的肉棒。

    韩佩颖感觉到了蔡经理肉棒上的每一条浮起的经络,感受到了蔡经理的每一次颤抖,韩佩颖缓慢的套弄著蔡经理的肉棒,但缓慢的套弄却不停的给蔡经理像是鞋里面有着碎石头一样,不是很剧烈但却没有停过的快感,快感扎在蔡经理的脑子中,蔡经理的呼吸声越来越大了。

    “喔喔喔呜呜喔呜喔呜呜呜呜!好厉害好厉害的手法喔!好舒服好舒服喔!会忍不会忍不住的啊!疴疴疴!太快太快了!”

    韩佩颖忽然加快了右手手掌上下套弄蔡经理肉棒的速度,而且不仅手上的套弄,还加上了一滴接着一滴的唾液滴在蔡经理挺直的肉棒上,随着呼吸而不断一开一合的龟头洞口,与被套弄后变得火热的肉棒相比,韩佩颖的唾液就像是寒天雪地的冰水一样,滴在蔡经理的肉棒洞口的瞬间,刺激到甚至让蔡经理全身颤抖。

    韩佩颖忽然捏住蔡经理的肉棒,然后又突然的放开,接着又再一次突然地捏住,在韩佩颖已经掌握了蔡经理的敏感点后故意逗弄的捏放之下,蔡经理平放在床上的双手渐渐抓起了床单。

    “终于终于终于插进妳的小穴了!韩佩颖主播!我已经想了一整晚要怎么跟妳做爱了!妳的小穴好紧好紧喔!”

    “喔喔喔呜喔呜呜呜呜……蔡经理蔡经理妳的肉棒妳的肉棒好大……好大一根喔喔喔喔佩颖佩颖的小穴好有感觉喔……疴疴疴疴疴”

    “太爽了太爽了啦喔喔喔喔喔!韩佩颖韩佩颖主播!妳的小穴好紧好紧!跟妳做起爱来真的有够爽的啊!”

    “疴疴嗯哼哼哼哼……好大好大喔喔喔喔插的佩颖佩颖好痛好痛啊啊啊……锕锕锕锕锕锕又来又来啊啊啊啊啊……又被撑开了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有挑战性啊!喔喔喔喔喔喔!好有挑战性好有挑战性啊!太有感觉太有感觉了啊!这样的小穴!”

    “喔呜呜噢呜疴疴疴疴哈……蔡经理蔡经理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子插佩颖……不要这样子插佩颖的小穴啊啊啊啊……会坏掉会坏掉的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竟然还有竟然来有这样的运动方式!韩佩颖妳的小穴竟然还会这样子动!突然夹紧我的肉棒!太好了!”

    “阿阿阿阿阿不要不要不要啊啊啊啊……佩颖佩颖感觉要来了要来了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喔来了来喝啊啊啊啊啊……爽爽爽爽爽啊啊啊啊啊啊……”

    韩佩颖的双手反抓着柔软的枕头,像是要把枕头抓到变形了一样,双眉皱在了一起,美丽的眼睛瞇瞇的闭着,擦著淡粉色唇蜜的双唇微微地开着,韩佩颖从微微开着的双唇中不断发出诱人且荡漾人心的淫叫声。

    双脚曲成了两座山一样,蔡经理的双手紧紧握拳,撑在韩佩颖的腰的两边床上,还算是有力的腰杆子前前后后的摆动着,被韩佩颖套弄到差点喷精的肉棒肿胀到了最大,一进又一出的进出著韩佩颖的小穴。

    蔡经理听着韩佩颖的淫叫声和哀号声,他非常相信自己的肉棒正一次又一次的让韩佩颖感受到被撕裂的疼痛快感,但对于韩佩颖来说,其实蔡经理的肉棒只是让韩佩颖有一点感觉而已,倒也没有像是韩佩颖他淫叫内容中的那样厉害。

    不过韩佩颖打算让蔡经理今晚有个美好的回忆,这样就能确保蔡经理会做好韩佩颖他请蔡经理帮忙的事情,韩佩颖在被蔡经理翻过身、拉起33吋翘臀、以前趴后翘的姿势被蔡经理从后面抽插后突然有意识地让被肉棒进出抽插的小穴的肉壁紧绷,瞬间让蔡经理的肉棒很明显的被紧紧夹住,蔡经理也在这一瞬间达到了非他自己所能达到的十成肿胀肉棒的程度,爽度爆发的代价就是在五十下后就要把肉棒从韩佩颖的小穴中拔出来,喷了一堆的精液在韩佩颖的背上。

    今夜,就在与韩佩颖事先做布置的同一片的天空下,一间高级饭店中,一名黑中长发的女子穿着一套特制的黑色漆皮SM女王服,高领的无袖连身漆皮裙,有点像是改良式的旗袍,但在胸前挖了一个大圆形的洞,露出了女子雪白的肌肤和虽然只有30A却在内衬的关系下还是夹出了一道不算太深的乳沟。

    然而虽然胸部的缺陷,但仍不掩女子在黑色漆皮SM女王服下的曼妙身材,155公分高,30A2333,偏瘦的身材却在此时女子呈现出来的庞大带着女王权威的气场有着截然不同的违和感。

    穿着黑色的粗跟高跟鞋长漆皮靴,女子右脚踩在躺在床上,双手双脚却被绑在床头敨和床尾的男子结实的胸膛上。

    “王大陆,妳说妳想要什么啊?”女子问。

    “我……我……我想要张佳如主播的恩赐……”躺在床上的男子,王大陆,支支吾吾的说。

    “啪!”的一声,黑色的漆皮皮鞭打在王大陆拥有分明的六块肌的腹部上,王大陆却是紧闭着嘴,不敢发出声音。

    “直呼我的名字?王大陆,妳是不想活了吗?我的表姐们是这样教妳的吗?”女子,张佳如不仅打了王大陆一鞭,还转动高跟鞋的鞋跟,让王大陆越发的痛。

    “女王……女王大人……奴才该死奴才该死……请女王降罪……”王大陆颤抖的声音,说。

    “还算妳识相!”

    张佳如边说边蹲下身子,左手捏住王大陆的奶头,右手摸著王大陆的脸:“妳想要的恩赐,本女王会给妳,但妳准备好要怎么回报本女王了吗?”

    “奴才奴才已经准备好了……好了……”

    张佳如微微一笑,松开了捏住王大陆奶头的手,然后在王大陆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呵呵呵喔喔喔喔喔喔喔……不错不错今天的精神相当的好……锕锕锕锕恩哼哼哼……很有感觉妳这该死的奴才让我很有感觉……”

    张佳如双腿横跨在王大陆的腰旁边,背对着王大陆,左手大力地抓住王大陆高高举著的肉柱,张佳如缓缓的往下蹲坐,张佳如感觉道王大陆的肉柱正一点一点的穿过了他的阴毛,然后接着是顶开了张佳如的阴唇,接着才慢慢的插入了张佳如的女王洞。

    “疴疴疴嗯哼哼哼……喔喔喔喔喔不错不错的感觉……王大陆妳这个奴才妳这个奴才……疴疴恩哼哼哼对不要变小喔……”

    张佳如双手放在自己的两边膝盖上,自己上下上下、慢慢的移动着身体,幅度并不大,顶多就是让王大陆那本来一整根都不见的肉柱从不见露出五分之一的距离,张佳如想要清楚地用他的女王洞来好好体会王大陆的肉柱。

    “喔喔喔呜呜喔呜呜哈哈哈哈……又变了啊谁准妳又变大的了啊……妳这个奴才妳这个奴才……该死的奴才啊……”

    王大陆虽然本身不是个抖M,但被像张佳如这样的美女调教,到也甘之如饴,更何况王大陆早已经有被张佳如的表姊们调教过的经验,如今只是在被做同样的事情而已,但被张佳如的女王洞包覆的刺激感,让王大陆本来只肿胀了五成的肉柱一瞬间来到了七成多。

    “喔喔呜喔呜喔呜呜呜呜……不错不错啊啊啊啊……王大陆妳这个奴才……喔喔恩哼哼哼怎么样……女王的恩赐怎么样啊喔喔喔……”

    “疴疴疴疴疴好爽好爽喔……好爽喔……女王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喔……喔喔恩哼哼鞥……”

    “妳这个不要脸的死奴才……疴恩哼哼竟然竟然说好爽……疴疴恩哼啊啊啊啊啊……看本女王本女王怎么修理妳……”

    “喔喔呜呜呜呜嗯嗯啊啊啊啊……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啊啊啊啊啊……可是可是真的真的好有感觉啊啊啊啊啊……”

    “妳说妳哪里……喔喔恩哼哼哼……啊啊啊啊……妳说妳哪里有感觉啊啊……喔恩哼哼哼……妳哪里有感觉……我我我……”

    “阴茎奴才的阴茎好有感觉……喔喔恩哼哼哼哼啊啊啊啊……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好爽啊啊啊啊……”

    “妳这奴才竟然敢……啊啊喔恩哼哼敢跟本女王如此说话……喔喔恩哼哼啊啊啊……看本女王看本女王怎么废了……废了妳的阴茎……”

    “阿阿恩哼哼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好爽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喔恩哼哼啊啊啊啊……”

    只见张佳如上下移动的速度变快了,一秒三下的上下起落,让王大陆的肉柱也变得越来越敏感,受到张佳如女王洞的刺激程度也变得越来越高了。

    张佳如本来只是轻轻放在膝盖上的手,如今变得是紧紧抓住了膝盖,唯有抓住自己的膝盖才能好好控制住自己这样加快的上下起坐。

    但男女欢爱之事从没有那麽简单,王大陆原本以为自己能稍微控制住自己,但在和张佳如一来一往的淫语荡话中,自己那被稍稍开发过了的受虐癖好又再一次蠢蠢欲动了起来,而这一份蠢蠢欲动的心情,不仅让王大陆口干舌燥,更是让那一根肉柱变得更肿了。

    王大陆的肉柱变得更肿这件事,同时也影响到了张佳如起起落落的身形,随着每一下的起落,张佳如感觉到自己的女王洞被王大陆的肉柱刺穿的感觉也越来越让自己承受不了,就如同王大陆不是抖M一样,张佳如本身也不是一直以来都是走女王路线,这也是为什么张佳如不愿意正面面对王大陆的原因之一。

    “喔喔呜呜温哼哼哼哼……感觉感觉越来越大了妳……妳妳妳妳这个奴才喔喔恩哼哼哼哼……竟然竟然让本女王有感觉……”

    张佳如不在是上上下下的起坐身体,而是双手并拢地撑在王大陆打开的双脚之间的床垫上,张佳如换了一种运动方法,不过张佳如并不是只用他那23吋的瘦腰做前后的摇摆,而是用全身的力量来带动自己的女王洞前后摇动王大陆的肉柱。

    “喔喔呜喔呜呜呜呜呜……女王殿下奴才女王殿下奴才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啊……疴恩哼哼哼哼女王殿下的恩赐真是太好了……”

    “妳这个该死要命的奴才……喔喔恩哼哼哼本女王本女王的恩赐……啊啊啊啊啊本来就是最好的东西……不然妳以为还有蛇么更好……喔恩哼哼哼哼……”

    张佳如这样前前后后的摇摆身体、摇动王大陆的肉柱,给自己带来了一种会使女王形象崩毁的刺激感觉,如今王大陆的肉柱大概已经肿胀到了最大极限的八成,对于张佳如来说,虽然不是最有感觉的肉柱经验,但还是相当的不错,每一下都让张佳如的女王洞肉壁凹陷。

    “喔喔喔喔恩鞥哼哼哼……恩恩哼哼哈哈哈恩恩恩哼……恩哼恩哼恩哼噷哼妳这该死的奴才……看我看我怎么惩治妳……”

    张佳如摇摆身体的幅度变得愈来愈大,而在女王洞中被摇动的王大陆的肉柱同时也变得让张佳如女王洞的肉壁受到的刺激愈来愈剧烈。

    “噢嗯哼哼哼哼哼哼哼……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好爽喔喔喔喔……女王殿下的实在太爽了啊啊啊啊啊……”

    “妳这个王八蛋奴才……喔喔恩哼哼鞥哼哼鞥做的不错本女王今天很高兴……啊啊恩哼哼哼哼……就让妳无礼说一次话……”

    “恩恩恩谢谢谢谢女王殿下的恩赐……啊啊啊啊啊女王殿下奴才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已经快要不行了啊……”

    张佳如又大力的摇晃的几下后,女王洞吐出了王大陆的肉柱,张佳如抓住了王大陆的肉柱,接着用力的捏放了几下,王大陆大叫一声,精液喷了出来,其中还有不少喷到了张佳如身上那一件黑色漆皮SM女王服。

    “佳如!”

    “淑丽姐!早安!”

    张佳如对着向着他走来的趴趴主播,王淑丽,微笑着打招呼、道早安。

    “等一下妳要不要配合我一下啊?”王淑丽笑着问。

    “喔呜,淑丽姐,妳今天又有什么点子了啊?”张佳如一边笑着一边反问道。

    “最近阿,我看到一些网友留言说很喜欢我们说一些笑话,虽然有的时候笑话是还蛮冷的,不过网友们说蛮有提神的效果的”王淑丽拉了张椅子,坐下来,说。

    “我这边也有收到这样子的留言诶,我才正要找个机会跟淑丽姐妳说呢,没想到还是被妳先抢了一步”

    “被我抢先一步又怎样?妳们年轻人用电脑比我还厉害,这次就让让我吧”

    说著,王淑丽用手肘撞了张佳如一下。

    “没有啦,只是觉得这样很不专业,而且好像还要一个前辈来告诉我,怎么说都感觉我失职了”

    张佳如搔著头,说。

    “跟我就不要这么计较了,来,这个是我们预定的台本,妳来看看,有没有哪里可以改一下的,加个笑话进去”王淑丽边说边把手上的纸一半给张佳如看。

    “这样可以吗?等一下导播会不会有意见啊?”张佳如小声的问。

    “安啦,导播也是听上头的旨意的,上头说什么导播就做什么啊?像是我听说为什么宇舒的一些运镜的镜头好像有变,就是因为上头的人说要让宇舒那一双美腿可以更多一点,导播一接到这个消息,马上就让宇舒的摄影师大大赶紧改运镜方式”王淑丽也降低了声量,说。

    “真的假的啊?真有这件事?”张佳如震惊地说。

    “怎么?妳不知道喔,我还以为妳知道诶”王淑丽挑眉,问。

    “我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张佳如疑惑的看向王淑丽。

    “我记得那个大大刚进来的时候,跟妳似乎走得蛮近的啊,而且妳们似乎还感情不错的说,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大大就被调到宇舒的小组去了,甚至还变成了宇舒他的专用摄影师”

    张佳如耸耸肩:“我跟那个大大以前只是因为在一起工作而已,现在被分配到了不同的时段,交集也少了,不瞒淑丽姐,我已经好久没看见大大了”

    “是这样喔,不过总之呢,我们赶快想个地方来插入一个笑话好了,要维持好我们的收视率,不然等下被中天那边的张雅婷追上来,可就不好了!”

    顺利的播完了早安新闻后,张佳如打算去间咖啡厅度过一下大家都在忙只有他很轻松的时光,张佳如走在街头上,忽然从后面有一个声音传来:“是吴宇舒主播诶!”

    对于张佳如来说,这种事情真的是已经屡见不鲜了,而且通常张佳如都可以预测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而这一次也不出张佳如所料,刚刚说话的人从后面跑了过来,说:“吴宇舒主……”

    “妳好像认错人了喔!”张佳如一如往常的笑着说。

    “不好意思,张佳如主播,我刚刚只是看到一眼”眼前的人搔著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没关系,我已经很习惯了,而且我也感觉相当荣幸!”张佳如笑着说。

    “我可以跟妳拍张照嘛?”那个人说。

    张佳如点头:“当然可以啊”

    张佳如很自然的跟那个人拍了张照后,便各自离开,不过张佳如心中的不美丽,随着踏出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增加,不美丽的也跟着一点一点的累积上去。

    而在此时张佳如要去的那间咖啡厅中,陈海茵和韩佩颖正面对面的坐着。

    “服装的蔡经理我昨天已经搞定了”韩佩颖说。

    陈海茵露出微微一笑:“辛苦妳了”

    “不过我附带了一个条件,海茵姐,我答应他事成后会让他跟尚桦”

    “没关系,我会再跟尚桦说的”陈海茵点头说。

    “那还有资源供应商那边,海茵姐,妳有任何打算吗?是妳要去?还是妳有安排?”韩佩颖问。

    “妳觉得呢?这次我是让妳全权安排的,就算妳要叫我去,我也没问题”

    “海茵姐,过年那一次,可能真的是意外”韩佩颖说。

    “怎么可能呢?我怎么看都不像是意外,那一次的大败,我可忘不了,就像2011年的那一次,怎么看都是已经被设定好的,那个贱人,一定做了什么手脚”陈海茵越说越感觉到愤怒。

    韩佩颖摇摇头:“海茵姐,不要生气,生气只会让他看更多的笑话,与其让他看笑话,不如坚强的武装自己,海茵姐,妳有妳的优势,我有我的计画,而且上面我们还有两个人在帮我们打关系,怎么看我们的赢面都是比较大的”

    “燕旻跟倩萍他们的确是蛮尽力在帮我,不过似乎这些都还不够,怎么都感觉我们漏了什么一样,很多事情都被抢先了一步”

    “说到这个”韩佩颖喝了一口摩卡:“海茵姐,我有一个想法,妳想不想听?”

    “什么想法?”

    “我想让刘涵竹去资源供应商那边”

    陈海茵挑起眉:“我说佩颖,上次妳也在旁边,亲耳听到刘涵竹跟我们报那个贱人那边的消息了,妳怎么还不信任他啊?”

    “海茵姐,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回想起来,虽然看起来刘涵竹多次跟我们透漏情报,但好像都不是那麽至观重要的情报,反而是有时我们的关键点反而都被抢先一步,而那几次好像都有他的存在”韩佩颖认真的看着陈海茵,说。

    “妳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反驳妳,反正都已经交给妳了,就按照妳的意思下去做吧”陈海茵点头说。

    韩佩颖嘴上没有再说什么,但心中却有另外一盘的算盘打着。

    就在这个时候,张佳如来了,张佳如一看到陈海茵和韩佩颖,便走了过来。

    “海茵姐,佩颖姐”张佳如笑着打招呼,说。

    “佳如,辛苦了阿”韩佩颖笑说。

    “点餐了吗?”陈海茵问。

    “还没诶,等我一下,我去点”

    张佳如点了一杯拿铁和法国土司后,端著餐点走了回来后,韩佩颖说:“看到佳如,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啊?”张佳如问。

    韩佩颖看向陈海茵:“上个礼拜我就看到他们选了一个叫做曾玲媛的,海茵姐,我们还没选,是吧?”

    “是阿,还没有,我还想不到要找谁”陈海茵说。

    “我记得佳如也是对他蛮困扰的吧,不如就找佳如吧?”

    “等等等等等,是找我做什么啊?”张佳如问。

    陈海茵拿起手机,递给张佳如,张佳如看了一下,抬起头,有点疑虑地说:“我真的可以吗?我没有很常在运动锻炼的说”

    “放心,会有特训课程的,而且这次我们有事先做了一些安排,不会让妳太难受的”韩佩颖说。

    “好,那我知道了,海茵姐,我参加!”张佳如说。

    “什么!妳要参加那个!”张佳如的其中一位表姐,小S,惊讶地说。

    “嗯”张佳如点点头,说。

    “妳是想不开,还是太想红啊?要是想红,我们帮妳就好了阿”小S泼辣的说。

    “我猜佳如都不是这些原因,佳如感觉都不是这样的人”张佳如的另外一位表姐,大S说。

    “不然勒?有男人可以用,还有钱可以赚,这样的事情不做,跑去做那个?”小S说。

    张佳如摇摇头:“姐,我有我的目的啦,不过这是我的一点小小私事啦,两位姐姐们就不用操心啦”

    大S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不会再过问这件事”

    “这可不行,佳如,妳平时有做什么运动吗?”小S还是追问。

    “放心吧,大会有给我集训课表,而且我还有人罩,安啦”张佳如笑着说。

    “是啊,熙娣,佳如都这么说了”

    小S摇摇头:“不成不成,一定要给佳如补一补,采阳补阴一定要的,我来看一下喔”

    小S拿起手机,看了一下:“佳如,邱泽如何?看起来就是一副很好虐的样子”

    “表姐”张佳如笑着叫了声。

    “看来是答应了,那妳去准备一下,等一下在同一间房间,我会帮妳准备好的”

    “那表姐妳们两个呢?”张佳如反问。

    “不用担心我们,我们寻乐子绝对比妳厉害很多”大S笑着说。

    高级饭店的房间中,拥有一双迷人电眼的美男子,邱泽,正坐在单人椅上面,不过仔细地看却可以发现邱泽的双手被黑色的胶带黏绑在单人椅的扶手上,而双脚则是被麻绳绑在椅脚上,身体光裸,只穿着一条白色的三角裤。

    在单人椅的旁边有着一大壶的水,但在如透明花瓶一样的水壶中的水却不像是一般的水的清澈透晰,而是混浊且有点胶着的感觉。

    门打开了,只见张佳如穿着今天早上从DEAN那边借来的播报服走了进来,直线蓝条纹的花边衬衫,水蓝色的高腰窄裙,一双细跟的黑色高跟鞋,张佳如散发著一种清新中带着专业的感觉。

    张佳如走到了邱泽面前,用左手摸了下邱泽的脸:“像妳这样的花美男,应该很不常被女生欺负吧?”

    “我……”

    邱泽要说话,却被张佳如的手指头按住嘴唇:“我不会让妳太难受的,只要妳好好的当本女王的奴才,自然会给妳恩赐的”

    说完,张佳如的手从邱泽的脸滑落,长长的指甲从邱泽的下巴一路刮著脖子、胸肌、腹部,最后停在的邱泽鼓起的下体。

    张佳如用手指戳了戳邱泽的下体:“好像蛮不错的,挺有肉的”

    “疴疴疴疴疴……女王……女王……”邱泽呻吟。

    张佳如微微一笑,手指拿开,然后面对着邱泽将窄裙脱了下来,露出了黑色的三角裤,邱泽的脸红了点,张佳如忽然举起右脚,踩住邱泽的肚子,邱泽叫出声:“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啊……女王女王……”

    “妳这个色奴才,本女王脱个裙子,妳在红什么脸?”

    “不敢……奴才不敢了……”

    张佳如放下右脚,接着又把衬衫脱掉,黑色的胸罩穿在张佳如30A的小胸上,然而邱泽不知道为什么,脸更红了,张佳如双手捏向邱泽的乳头。

    “喔喔喔喔喔喔喔奴才该死奴该死啊啊啊啊啊……女王女王饶命饶命啊……女王饶了奴才一命吧……喔喔喔好好痛好痛啊……”

    “说好的下次不敢呢?妳这个奴才,真的很欠调教诶”张佳如边说边转动手腕,让邱泽的痛楚更大。

    张佳如拿起在单人椅旁边的水壶:“邱泽啊,妳刚刚洗澡了吗?”

    “奴才谨遵女王的旨意,奴才没有洗澡”邱泽说。

    “那本女王就给妳洗洗澡吧”

    说完,张佳如把水壶中的润滑液从邱泽的身上倒了下去,一路倒到邱泽的脚掌,而且还在邱泽的下体处做特别的冲洗,邱泽身体不断的打颤。

    倒完了一整壶的润滑液,张佳如把水壶随手一扔,扔在铺有地毯的地板上,张佳如说:“这样一来就干净许多了”

    “谢谢女王谢谢女王为奴才净身”邱泽声音颤抖地说。

    “刷过牙了吗?”张佳如又问。

    “奴才谨遵女王的旨意,奴才已经刷过牙了”邱泽回答。

    “很好,本女王今天上了十次的厕所,正感觉有点脏,妳就负责帮本女王舔干净吧”

    说著,张佳如脱下了三角裤和高跟鞋,踩到邱泽的大腿上,一手抓着单人椅的椅背,一手将邱泽的头按住并拉向自己,邱泽的嘴直接贴著张佳如的三角洲。

    邱泽用嘴吧亲吻著张佳如的阴唇,舌头伸进了张佳如的女王洞,舌头进进出出,甚至还打转着的舔舐张佳如的阴唇,张佳如感觉到一股刺激感,不由自主的叫出了声音:“恩恩恩哼哼哼哼……喔喔喔喔喔喔不错不错……妳这个奴才竟然这个会做清洁工作……喔喔恩哼哼哼……很好很好就是这样子……继续啊……”

    张佳如的腰也开始上下前后的扭动和摆动,甚至还用大腿来顶推邱泽的头,让邱泽的亲吻和舔舐范围更多更大,张佳如身体感觉到的刺激和快感也越来越大:“疴疴嗯哼哼哼喔喔喔喔……喔屋屋屋屋很好很好……做的好做的好……本女王本女王喔喔喔喔喔恩哼……会给妳这个奴才很好的很好的恩赐的……”

    张佳如从邱泽的身上下来后,拿起事先预备好的剪刀,将邱泽的本来是纯白色现在因为润滑液的关系而变成完全贴在邱泽阴茎上而显得有点黑的三角裤从两边剪开,邱泽的肉棒子瞬间挣脱三角裤的束缚,挺了出来。

    张佳如用左手轻轻握住邱泽的肉棒子,邱泽的身体又震动了一下,张佳如说:“妳这个该死的奴才,竟然被本女王握了一下就颤抖成这样子,看来妳没有做好接受本女王恩赐的心理准备啊!”

    “没有没有……不是的不是的……奴才奴才想要……奴才想要女王的恩赐……奴才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要把身体都奉献给女王来或取恩赐了……”

    张佳如握住邱泽肉棒子的左手忽然用力握了一下邱泽的肉棒子,邱泽叫出声音:“啊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嗯嗯阿疴疴嗯哼嗯哼嗯哼哼哼嗯哼……好舒服好舒服的感觉……女王殿下握的奴才好舒服好舒服……”

    “妳这个不正经的奴才,不是应该要喊很痛的吗?”

    “只要是女王殿下对奴才做的一切,对奴才来说都是恩赐喔喔喔喔喔喔……好舒服好舒服喔喔喔喔……一点都不痛一点都不痛啊……”

    张佳如捏放捏放了几十回后,邱泽的肉棒子已经变的又红又肿了,张佳如可以从邱泽的叫嚎声和身体的颤抖中读出邱泽的肉棒子大概是已经很想要被包覆的刺激感了,而同一时间,张佳如他自己也已经调斗花美男邱泽调逗到自己也欲火焚身了。

    张佳如背对着邱泽,左手反抓着邱泽的红肿肉棒子,接着屁股缓缓的往后面坐下去,张佳如的女王洞缓缓的先是包住了邱泽的龟头,接着是邱泽肉棒子的棒身,最后把邱泽的一整根肉棒子全部都包覆住了。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妳这个奴才倒是很有精神……喔嗯嗯嗯哼哼哼……这么大一根全部都要奉献给本女王……”

    “喔喔嗯哼哼喔喔喔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舒服好舒服……好喜欢被女王殿下赏恩赐的感觉啊……啊啊啊啊”

    张佳如双脚并拢,双手分别撑在邱泽被绑在椅子上的双腿的膝盖上,缓缓的上上下下移动起自己的身体,因为一整壶的润滑液有三分之一的量都倒在邱泽的胯下,让张佳如每一次起身的时候,张佳如的屁股都会和邱泽的胯下牵出一条白线。

    “喔呜喔呜呜呜呜呜呜女王殿下女王殿下……疴疴疴疴阿奴才奴才好爽奴才好舒服阿阿阿阿……喔喔喔喔喔……”

    “妳这个奴才……疴疴嗯哼亨亨这么大一根也拿来奉献给本女王……喔喔嗯哼疴疴疴……该死的该死的……本女王不会这么快有感觉的……”

    只见张佳如33吋的屁股上上下下在邱泽的胯下起落的速度越来越快,除了肉体与肉体之间的碰撞的“啪!啪!啪!”的声音,还有润滑液的“噗滋!噗滋!噗滋!”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淫荡。

    “阿好爽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好爽啊啊啊……喔喔嗯哼哼亨被包覆的感觉……好爽啊啊啊啊……”

    “谁准妳这个爽的阿……喔喔嗯哼啊啊啊啊……可恶可恶啊啊啊被妳这该死的奴才叫的……本女王本女王也……喔喔嗯嗯哼哼哼……”

    张佳如屁股的起落距离越来越大,起的时候,几乎可以看见邱泽的一整根肉棒子,落的时候,是一整根肉棒子都没有看到一分一点,而张佳如的表情越来越朦胧,双眉紧紧皱在一起,张佳如不由得心里疑惑纳闷他的两位表姐倒底是怎么做到训服这么多男人的。

    张佳如踩在邱泽的大腿上,此时的张佳如是面对着邱泽的,但却故意把邱泽的脸往自己照杯只有30A的小胸埋塞,张佳如这么做的目的,也许就是因为不要让邱泽看到张佳如自己如今那如梦似幻的享受于性爱中表情。

    “疴疴疴嗯哼哼哼哼哼……妳这奴才妳这奴才……疴嗯哼哼干得好干得好喔喔喔……这么大一根拿来奉献给本女王……喔喔本女王很是高兴……”

    邱泽的脸不断磨蹭著张佳如的小胸,让张佳如的爽快度越来越高涨,而前后摇摆的身形也越来越快速,邱泽的肉棒子不停的被张佳如的女王洞刺激。

    “女王女王殿下女王殿下……奴才奴才要不行了……奴才爽到忍不住了阿阿阿阿啊……喔喔喔嗯哼哼哼……要去了女王殿下奴才……要去了阿阿阿阿啊啊……”

    “该死的奴才……啊啊啊啊喔喔嗯哼哼……唸在妳让本女王舒服的份上……就让妳去了吧啊啊嗯哼哼喔喔喔喔……”

    张佳如的话也不过刚说完,邱泽的肉棒子就一阵抖动,精液喷在张佳如的女王洞里面,张佳如则是紧紧的抱住邱泽的头,张佳如的嘴巴大开,毕竟邱泽这么一射,张佳如的女王样也全被打回原形了,张佳如是确确实实的高潮了。

     
     
    上一篇:沒穿內衣的大學生被快遞干了 下一篇:暴虐絲襪武娘
     
     

    猜你喜欢

      (CG)熟女爆乳和少女的区别(18P)
      和两位女士销魂性爱(15P)
      两个妹子的坐姿都很诱人
      三个少妇饑渴难耐等妳来插【12P】
      (CG)水嫩的丫头(12P)
      与白嫩靓女老汉推车(51P)
      举手投足间满是风骚的裹身裙美女
      极品身材皮肤嫩美女给舔鸡巴,然后像女奴一样给你草,性福【15P】
      (CG)熟女淫妇(15P)
      与白嫩丰满女友缠绵(15P)
      我是炮王,分享自己女女一点也不吝啬[16P]
      叔叔带美女到公园脱光调教,还是野战舒服【20P】
      (CG)少女那里是粉粉的(18P)
      人妻這次要玩次瘋狂的像母狗被狂操[11P]
      阿姨都这么老的大爷了,自己掰穴玩弄还舔大爷的精子,那么爽?【15P】
      (CG)少女诱人PP(15P)
      我是炮王,粉穴嫩鲍你们喜欢吗[28P]
      今天有空叫下属带她老婆来舔鸡巴,服务还行【15P】
      (CG)我也好想吃奶奶(16P)
      熟透了的女人才是人间极品,逼不紧活来凑老夫老妻的日常拍摄[27P]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